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友情文章 > 英格丽褒曼【英格丽·褒曼:无可救药浪漫狂】

英格丽褒曼【英格丽·褒曼:无可救药浪漫狂】

来源:友情文章 时间:2019-04-18 点击: 推荐访问: 无可救药 浪漫 浪漫主义

  她是20世纪最受欢迎的女演员之一,被瑞典人誉为迄今为止最有价值的出口物。当年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崇拜她,她剪短发,整个美国都是短发的女人,她不化妆上镜,商场化妆品的销量便直线下降,甚至她演修女,不少女人都进了修女院。好莱坞富商霍华德·休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飞行家》男主角原型〕有一次买下从纽约飞洛杉矶的全部机票,一定要褒曼乘坐他的私人飞机;一个影迷亲自把一头羊从瑞典赶到罗马去送给她;还有些信件的地址只写“伦敦 英格丽·褒曼收”,便能送到她手里。
  她拥有着一张美到永恒的面庞,能唤起人们最温柔真切的情感。加里·格兰特偷偷分析过,也许是眼睛下光洁的皮肤,也许是嘴唇的角度,让人一看到她,就像沐浴在纯洁的光辉里。
  她因为感情甚至一度身败名裂,被人唾弃,被全美国人评选为最不能原谅的人,但纵观她的一生,保罗·纽曼说,她始终是好莱坞最纯洁的人。
  褒曼始终坚信,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有她生命中完美的“另一半”,一旦相遇,两人会像童话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幸福地白头到老。因此,她穷其一生都在追寻完美的“另一半”,一腔浪漫情怀至死不改。
  美国人最后还是理解了褒曼太过理想化的情感追求,原谅了她无可救药的浪漫。
  小标:父母的爱情童话
  从童年起,父母的爱情就深烙在褒曼心中。在她眼中,没有哪个男人能与父亲相比,她也没有遇到能超越父母爱情的神话。
  父母相识于1900年,当时16岁的德国少女费里达·阿德勒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度假时,邂逅了28岁的落魄画家尤斯图斯·褒曼。两人坠入爱河。但是阿德勒父母禁止掌上明珠与这个身无分文的画家,阿德勒只好偷偷把心上人的戒指挂在胸前,固守爱情。7年后,尤斯图斯成功经营起一家摄影店,打动了阿德勒的父母,两人终于如愿在一起。
  婚后他们度过了一段很短暂的快乐时光,但不幸很快降临。第一个孩子因难产而亡。4年后,第二个孩子出生后没几天就夭折。1915年,第三个孩子终于平安降生,身体健康。欣喜的父母对这个小生命无限珍贵,并用当时瑞典小公主的名字为这个来之不易的女孩取名为英格丽·褒曼。但孩子不满3岁,阿德勒就因突患肝病离开人世。
  父亲拍摄的两张照片鲜明地记录下这个家庭曾经历的快乐和痛苦。第一张照片上,两岁的褒曼紧紧依偎在母亲身边。而第二张照片上,3岁的褒曼正将鲜花放在母亲坟前。
  由于两岁丧母,褒曼对母亲几乎没什么印象,但在父亲对母亲那充满自豪、伤感和爱意的回忆中领悟到:爱是这世间最值得追寻的事情,越是禁忌的爱情,越浪漫,越真诚。
  褒曼12岁时,父亲因病去世。褒曼被接到姑姑艾伦家中,但仅仅6个月后,姑姑也去世了。孤独悲凉的童年迫使褒曼经常寄情于假想世界。
  “我的生活常常出错。我不够理智”,褒曼常说。与褒曼合作过的导演乔治·丘克说,褒曼拥有“惊人的幻想力”,“在电影里或舞台上,这样的幻想对她有利。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会成为她的痛苦”。
  和第一任丈夫结婚前夕,褒曼从姑姑的遗物中发现了母亲婚前写给父亲的信,字里行间饱含炽热情感,深深打动了褒曼,她期望能和未婚夫重演这样的浪漫爱情。
  小标:第一次不理想的婚姻
  然而,第一任丈夫彼得·林德斯特伦没能带来褒曼期盼的“伟大爱情”。
  他比褒曼年长9岁,是一名牙医,邀请褒曼到斯德哥尔摩最豪华的大酒店吃午餐。褒曼回忆说,“他发出的邀请。他付的钱。他还有一辆车。”
  褒曼当时确实是爱上了林德斯特伦。那时林德斯特伦英俊、勤勉,很讨人喜欢,“我不能忍受离开彼得。我深陷爱情中,无法自拔。” 1937年夏天,两人在斯德哥尔摩以北的斯特德小镇举行婚礼。第二年年,女儿皮娅出生。
  此时的褒曼已是一个成功的女演员,在瑞典出演了11部电影。在事业上,她演技超群,目标明确;但在家庭生活中,她却极度缺乏自信和安全感。所有事情,包括穿着打扮,都由丈夫做主。
  这时褒曼接受了美国著名制片人戴维·塞尔兹尼克发出的邀请,只身来到好莱坞。褒曼喜欢美国,林德斯特伦却正好相反。她回忆起丈夫到纽约看望她时“看到的只是这里的建筑很脏,抱怨袜子被宾馆地毯弄脏了,抱怨所有的事情。我失望极了”。
  随着褒曼在好莱坞越来越受欢迎,林德斯特伦不得不接受“英格丽·褒曼的先生”这样的头衔。1942年《卡萨布兰卡》公映,褒曼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
  褒曼事业的成功,让林德斯特伦开始觉得妻子不再像以前那么依赖他,反倒越想控制她:他独掌家中的“财政大权”,不赞成褒曼添置新衣服;要求她每天准时锻炼半小时,否则就唠叨不停;甚至严格控制她的饮食,她总是饿着肚子离开餐桌。他常责备褒曼:“你说话时别这样皱着额头,会长皱纹!”、“注意收腹!”、“你是不是长胖了?”唠叨和神经质粉碎了褒曼对浪漫的幻想,但当她小心翼翼提出离婚时,他却以为她在开玩笑:“你怎么会在我们正幸福时提出这种要求?”
  林德斯特伦和女儿最终搬来美国,一家团圆。但这场婚姻已名存实亡。年幼的皮娅“总结”父母的婚姻时说:“他们曾经相爱,现在不爱了。”
  小标:与卡帕的爱情
  婚姻不再美好,但对浪漫的渴求却一直深藏在褒曼心底。1945年二战结束前,褒曼在法国巴黎演出时结识了著名的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那年她29岁,已经和丈夫林德斯有了一个女儿。
  “他勇敢、智慧、风趣,是一个浪漫的人”。褒曼爱上了他,但卡帕拒绝婚姻和约束。这不但没有让褒曼退却,反而更符合她对浪漫的理解,她仿佛从中看到父母当年那段“被禁止的爱”的影子。1945年秋天,褒曼开始公开谈论要跟丈夫分手。
  卡帕需要自由安排生活,而褒曼期望这场爱情能带来婚姻和家庭。卡帕在褒曼的劝说下来到好莱坞,却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也不能容忍她繁忙的工作。他劝褒曼向别处发展。从那时起,褒曼开始对欧洲电影发生了兴趣。卡帕告诉她,想成为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同罗塞里尼那样的导演合作。   几年后,卡帕在越南战场上殉职,俩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但卡帕对褒曼的影响一直都在。
  小标:一个个子还没她高的秃顶男人
  1948年,褒曼观看了意大利导演罗伯托·罗塞利尼执导的影片《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和《同胞》,被它们的写实主义风格折服,主动写信给罗塞利尼要求与之一起拍片,后者欣然接受。起初,他们只是合作伙伴,但渐渐蒙生爱意。
  一天俩人走进玩具店,罗塞利尼看到一个价值75美元的奶牛玩偶,说:“我想买这个送给皮娅,她会喜欢它的。”褒曼很惊讶,因为这正是她想买给女儿却被前夫林德斯特伦拒绝的东西。褒曼把这个巧合看成天意。
  一年后,已有身孕的褒曼和林德斯特伦离婚,与孩子的父亲罗塞利尼在意大利结婚。失意的林德斯特伦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身高不及褒曼的秃头男人”有什么吸引力。
  俩人生了3个孩子,但婚姻也逐渐走到尽头。罗塞利尼自大、嗜赌、风流成性,这与褒曼心目中的浪漫爱情相去甚远。1958年,褒曼因罗塞里尼因罗塞利尼的情妇怀孕而正式离婚。同年圣诞节前,她与从事戏剧演出事业的瑞典人拉斯·史密斯结婚。婚后丈夫为戏剧演出奔走在世界各地,褒曼却要只身去罗马照顾女儿做手术,他们经常用电话和写信保持联系。两人意识到这毕竟不是真正的婚姻生活方式,12年后终于分手。
  这是英格丽·褒曼的第3次也是最后一次婚姻。
  小标:言语无力,感觉才是一切
  英格丽·褒曼发现自己患有癌症是在1973年11月。到1980年,她已先后两次动了手术,割去了左右乳房。但并没有根除病灶,癌细胞已扩散到身体的其它部位。
  褒曼出生于1915年8月29日,1982年8月29日,她在伦敦迎来了自己第67个生日。这天早上她感到十分不适,痛楚万分,虽不知道癌细胞已扩散到了脊髓骨,但明白生命已到尽头了。
  前夫拉斯和亲朋好友送来了一束束鲜花,祝贺这位瑞典籍的世界明星的诞辰。她强忍着剧痛,款待宾客,替他们斟满香槟,举杯共饮。不过,她再不能像过去那样一饮而尽了,她只是把酒杯同嘴唇“亲了亲”,便放下。
  就在当晚,她离开了人间,死因是乳腺癌术后淋巴并发症。
  遗体在瑞典火葬,大部分的骨灰被洒向大海,其余的骨灰则与双亲一同埋在斯德哥尔摩的公墓。下葬时,有小提琴演奏着《北非谍影》的主题曲《As Time Goes By》来缅怀褒曼在《北非谍影》中的演出。
  褒曼因癌症即将去世前,仔细地整理好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这其中有她的3件嫁衣,“代表了我的3次婚姻”。她把每件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亲手叠好,包在塑料袋里。“每一件都属于我,尽管很短暂”。
  褒曼曾说:“我用一生寻找浪漫。我坚信,伟大的爱情将降临在我身上,就像我父母曾有过的那样。言语无力,感觉才是一切。”
  对许多热爱她的影迷来说,英格丽·褒曼永远活着——与贾利·古柏一起在白雪皑皑的西班牙山头,和加里·格兰特一起在间谍之城里约热内卢。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卡萨布兰卡》的伊尔莎。英格丽最后坐在钢琴边轻声说道“山姆,看在老朋友份上请再弹一遍‘时光流逝’”,在亨弗莱·鲍嘉举杯时盈盈浅笑,在薄雾机场上黯然送别……”

小草阅读网 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