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校园文章 > 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_因为马丁是黑人……

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_因为马丁是黑人……

来源:校园文章 时间:2019-05-07 点击: 推荐访问: 马丁 黑人

  “无罪。”美国东部时间7月13日晚10点,美国佛罗里达州当地法院依陪审团决议,裁定社区治保员乔治·齐默曼去年射杀17岁非裔少年特雷沃恩·马丁属正当防卫,二级谋杀罪名不成立,其他所有罪名均不成立。至此,这场长达一年半的刑事诉讼终于盖棺定论。
  然而,就像马丁家人说的,“事情还没完”。在齐默曼案判决宣布后一个小时,推特上相关话题的微博激增190万条,占全球范围内推特微博总量的5%,以马里兰、阿拉巴马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等黑人人口众多的州反响最为强烈。
  随后几天,从东岸的纽约、费城、华盛顿,东南部的迈阿密、中西部的芝加哥,到西岸的旧金山和洛杉矶,都出现了规模大小不一的示威游行。群情激奋的黑人和部分白人质疑,如果齐默曼是黑人而马丁是白人,齐默曼是否还会被判无罪。
  2012年,佛罗里达州共发生1009起枪击导致的死亡案件,但只有齐默曼的案件成为社会焦点——一切因为“种族”解读而变得格外不同。尽管在7月13日宣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检辩双方的律师都分别强调此案不是一件种族案件,却不难看出,在这个国家的许多领域,尤其是与美国司法体系和警察有关的领域,种族关系依然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同时,齐默曼案也引发了美国人开枪自卫和司法公正等问题的热烈辩论。
  普通案件的发酵
  黑人民权领袖杰西·杰克逊对裁决结果非常失望,在他口中,齐默曼“谋杀”的是“一个手无寸铁、独自走在回家路上、与世无争的男孩”。
  案情的本源是:齐默曼所在的社区是入口处设置保安闸门的封闭式镇屋群,居民组织了互助性质的邻舍治安守望组。28岁的齐默曼是守望员之一,他没有执法权,但可合法配枪。2012年2月26日晚,齐默曼在驾车外出时看到了马丁,认为其形迹可疑,于是进行跟踪,并报警要求警方前来调查。
  不久,齐默曼下车继续跟踪正欲返回寓所的马丁,警局接线生告诉齐默曼不必追上去了,警员很快便到。悲剧发生在这段通话结束后,马丁胸口中了一枪当场毙命,齐默曼向到场的警员承认是自己开的枪。
  据齐默曼称,当时他想下车看清街名,好提醒警员到场拘捕可疑人员。但马丁却突然出现袭击齐默曼,摁着他的头去撞人行道,还试图夺取他的配枪。出于自卫,齐默曼掏枪将马丁击毙——佛罗里达州法律明确规定,平民有权在认为自身遭受危险时采取非常手段自卫。
  案发之初并未马上引起媒体的注意。佛罗里达当地警方在经过调查后认为齐默曼属正当防卫,未予逮捕或起诉。但此举激起马丁家属的不满,非裔社区亦哗然。马丁家的律师开始同阿尔·沙普顿等黑人民权领袖进行联系。
  3月8日,CBS早间新闻作为全国性媒体首次报道此案,当天美联社也发布了相关报道,且错误地将齐默曼标记为“白人”,而事实上齐默曼是白人和西班牙裔的混血。很快,其他全国性媒体陆续跟进,齐默曼案在短时间内迅速成为全美瞩目的焦点。3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公开支持对此案进行彻查,并动情地说:“如果我有一个儿子的话,他会长得像特雷沃恩一样。”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佛罗里达州检察官于案发一个多月后终于拘捕了齐默曼,并控以二级谋杀罪。
  “现在回头看这个案子,从过去一年多媒体的报道和庭审中出示的证据上看,并没有证据显示齐默曼是一个种族主义者。”美国政治观察者杜剑锋告诉《新民周刊》,首先齐默曼本人就是少数族裔,他身边的朋友中也有很多是黑人;另外齐默曼和妻子还曾义务辅导过两个黑人少年,有报道说他高中毕业舞会的舞伴也是一个黑人。这些都显示他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庭审过程中,检方也没有拿出有力证据证明他因为马丁是黑人才开枪的理论。
  “美国媒体一开始就从种族冲突的角度来报道此事,而且在案件成为社会焦点后,愈发强调种族因素在案件中的作用,才使此案发展成为一个举国瞩目的案件。”杜剑锋说。
  被拔高的对立
  既然不是“黑白”之争,为何大众仍在以“种族”视角观察此案进展?“种族因素在这个案件中被夸大,同黑人民权运动人士沙普顿的极力推动和媒体的炒作有着直接关系。”杜剑锋指出。
  作为黑人民权领袖,沙普顿的维权激情似乎值得商榷。1987年,黑人少女塔瓦娜·布罗莉(Tawana Brawley)声称遭白人男子轮奸,其中还有白人警察。沙普顿成为女孩的代言人,为她宣传、争取舆论同情、给政府和法律官员施加压力。当时此案引起纽约社会种族严重对立。岂料在1988年,案情发生惊人逆转,整件事情竟是布罗莉设计的骗局。为布罗莉鼓与呼的律师被吊销了执照,而沙普顿一路走来成为黑人民权领袖。
  “即使你认为在某些案件上我是错的,别装得像我不是为了我们的社会公正一样。”25年后,当《纽约时报》就此案采访沙普顿的时候,这位与总统关系甚好的牧师依旧认为自己在呼吁社会公正上是有功的。但被问及是否还认为当年的罪行真正发生过,他含糊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一个成年人失踪了4天,肯定出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
  如今在齐默曼案件上,沙普顿也一直在黑人社群中宣扬无辜黑人孩子无故被白人枪杀的理论,在黑人群体中煽起强烈的不满情绪。
  此外,杜剑锋认为,这个案件发展过程中,暴露了美国社会中的很多问题,其中最突出的一个就是媒体在报道案件过程中不仅缺乏客观独立的原则,甚至有意操作和误导公众,客观上加剧了美国社会中的族群对立。
  最典型的例子是NBC在播放齐默曼报警电话录音时,恶意删掉一些关键内容,使他显得有种族主义倾向。
  事发当晚,齐默曼在发现马丁后给打电话报警,称“我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陌生人”,警方接线员问他:“那个人是黑人、白人还是拉丁裔?”齐默曼回答:“看上去像黑人。”然而NBC在播出录音时,故意将接线员的问话删掉。于是观众听到的是齐默曼报警:“我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陌生人。看上去像黑人。”这个删节版的电话录音成了齐默曼是“种族歧视者”最直接的证据。4月3日NBC不得不为这种行为做出道歉,但是齐默曼的种族主义者的形象已经在一些民众中深入内心。   此外,马丁家属最初在向媒体讲诉案情时,提供了一张马丁八九岁的照片,实际上案发时马丁已经17岁,身高近1米8,同照片上的形象相去甚远。但是媒体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及时更正。有的媒体甚至至今还将小时候的马丁照片同齐默曼的成年人照片放在一起,给公众造成了一个倚强凌弱的错觉,也一定程度上对案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方面美国主流媒体在意识形态上左倾,支持民权运动,在反歧视的问题上比较重视。所以当案件最初显示出有种族因素时,便自动站在受害者一边。”杜剑锋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哈佛的法学教授在CNN上痛批齐默曼案的检方,不仅多次试图隐藏关键证据(扣留的证据中包括马丁手机里存的短信和照片,涉及团伙犯罪、非法枪支买卖及毒品交易),而且佛罗里达名声最差的检察官最初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决定用二级谋杀起诉就是个错误,接下来这个教授的Skype连线就突然断掉了。
  “另一方面,如果客观报道此事,案件中种族对立的色彩被削弱,这件案子就变成了一件普通的刑事案,对于吸引受众,提升收视率无疑没有帮助。”以CNN为例,过去一段时间,CNN一直在收视大战中同竞争对手MSNBC打得难解难分。齐默曼案件的报道极大地提升了CNN的收视率,甚至其旗下的子台“头条新闻”(HLN)也因为此案的报道创了收视纪录。“对于电视台来说,挑动观众中的对抗情绪,引导观众在案件中站队,是提高收视率的最好手段。”杜剑锋说,CNN为了突出案件中的黑白对抗的种族因素,甚至把齐默曼称为“白种西班牙裔”(White-Hispanic),“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奥巴马也应该被叫做‘白种黑人’了。”
  至于MSNBC电视台的做法更是奇特,不仅在整个报道中夸大种族因素,极端倾向检方,还让沙普顿把自己主持的节目变成了声讨齐默曼的阵地(沙普顿是MSNBC电视台的一个主持人)。
  杜剑锋认为,像MSNBC这种既是报道者又是事件参与者的情况是对新闻伦理的极大侵害,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但是在目前竞争激励,媒体生态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反而成了提高收视率的一个手段。
  在结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齐默曼的辩护律师奥马拉对着满屋来自全美各地的记者说,你们媒体在过去一年多中,把齐默曼绑在手术台上,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对他任意解剖,把他变成一个怪物。
  齐默曼无罪,佛州有罪
  齐默曼被判无罪当庭释放后,黑人民权组织表示,马丁的父母和律师已经与联邦检察官会面,准备进一步向齐默曼提起公民权诉讼。
  “人类缺乏跟上帝有效沟通的手机号码或email地址,所以,针对刑事案件的事实认定只能交给陪审团。但为了确保不错盘,刑事案件的认定门槛非常高,美国刑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举证标准是‘排除合理的怀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张军告诉《新民周刊》。
  也就是说,无论是二级谋杀还是过失杀人,检方都要证明齐默曼不是在正当防卫。哪怕检方证明了接近95%的可能性,只要陪审团认为存在大于5%的疑虑齐默曼是在正当防卫,就必须判他无罪。
  佛罗里达州法院的判决虽未见得就是真相,但此案庭审过程允许电视直播,是公开透明的。被告律师奥马拉在结束辩论时对陪审团说,如果你们有疑虑,请让齐默曼成为这些疑虑的唯一受益者。
  目前马丁家人打算提起民权诉讼,张军认为联邦法院未见得愿意动用民权法案,因担心加剧社会矛盾。有先例可循的是1991年的罗德尼·金案。
  1991年3月3日,非裔美国人罗德尼·金因超速酒驾被洛杉矶警方追逐,被截停后拒捕袭警,遭到警方用警棍暴力制服。1992年4月29日,加州地方法院陪审团做出4名白人警官无罪的决定。而在此之前的调查显示,美国民众看到电视中播放的经过删减的警察殴打罗德尼的视频,92%的人认为电视画面上的警察有罪。
  判决宣布2个小时之后,洛杉矶发生了大规模暴动。暴动发生后的第三天,罗德尼·金在电视上向大家呼吁停止暴力。警察们很快再次被起诉。1993年4月17日,被告警长孔恩和警察鲍威尔被判决侵犯了罗德尼·金的公民权,处以30个月有期徒刑,另外两名警察无罪开释。金因此获得380万美元的赔偿。1995年1月,第九联邦巡回法庭做出量刑过轻的判决。1996年6月,最高联邦法庭以9:0推翻了上诉法庭做出的加重惩罚的判决。
  张军说,当务之急是政府呼吁社会冷静,同时美国法学家和佛州议员也在探讨,是否应就“正当防卫”做重新定义,以与时俱进。“生命不能如此轻易地被剥夺。加州的‘正当防卫’使用约束就严于佛罗里达。”
  网络杂志《石板书》资深主编贝兹伦认为,齐默曼无罪,但佛州有罪。她指责该州的“坚守立场法”是恶法,让民众只要觉得自己可能受害或受伤,就可以动用武力置对方于死地。
  “坚守立场法”是佛罗里达州在美全国步枪协会的游说之下,于2005年10月1日颁布的法规。根据该法定义,要证明开枪理由不正当几乎变成不可能。《圣彼得堡时报》发现,这部法律签署5年之后,佛罗里达声称凶杀理由正当的案件从2005年的30起上升到2010年的100多起。
  包括全国步枪协会在内的赞成持枪者说,佛罗里达的法律仅仅扩大了公民自卫的能力。自从2005年以来,至少16个州通过了同类法案。公民因此变得更有安全感还是倍感威胁了呢?华盛顿防止枪支暴力布兰迪中心律师丹尼尔·维斯说,“坚守立场法”就等于允许很多人带着真枪实弹到公共场所去,甚至是公共海滩和市政厅。很多佛罗里达人还将“坚守立场法”称为“先开枪法”。
  “坚守立场法”刚刚出台之际,迈阿密和圣彼得堡警察局、佛罗里达检察官协会和全国地区检察官协会等机构代表就说,佛罗里达“坚守立场法”给予公民使用致命武力的权利甚至超过我们给予警察的权利,却更少监管。
  能改变这种状况的只有州议会:唯一能预防这种悲剧更多发生的措施就是州议会废除“坚守立场法”。但奥巴马都没能绕开步枪协会谈控枪,恐怕州议会在此问题上也只会“坚守立场”罢了。   如何弥合分裂?
  在齐默曼案宣判后,美国艺坛界的非裔明星纷纷表态。歌手碧昂丝在纳许维尔的演唱会上,请观众为马丁默哀;饶舌歌手Jeezy发表纪念马丁的新歌《这是个冷酷的世界》;制作人兼歌手吹牛老爹等多位娱乐界名人则把他们推特的图像换成黑色四方形。美式橄榄球纽约巨人队的维克多·克鲁兹更发表推文称,齐默曼一年内就会被杀(事后删除了推文并道歉)。
  据张军和杜剑锋的观察,美国政坛和舆论基本也是两极反应、泾渭分明。保守派击节叫好,左翼自由派认为正义没有得到伸张。美国民主党参议员领袖哈里·瑞德表示“这件事还没完”, 美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则向司法部施加压力,要求联邦政府介入调查。
  为防社会出现暴乱,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任非裔美籍的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15日在华盛顿演讲谈及齐默曼案时表示,美国不应错失良机,要就涉及种族身份与青少年的固定成见展开一场“必要的困难对话”。霍尔德说,美国司法部正在审查这个案件,以决定是否按照联邦法规对齐默曼提出起诉。
  在齐默曼案的报道中,美国媒体经常提到艾米·提尔案。1955年,14岁的黑人少年艾米·提尔在密西西比被白人无辜杀害,凶手被判无罪后,无数充满正义感的美国人走上街头,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就此发端。
  但乔治·齐默曼是南美裔,司法部需要就齐默曼是否出于种族仇恨进行立案,在佛罗里达法庭审理中也几乎没有提到种族问题。
  “种族问题在美国200多年的历史中一直存在,非常难解决,且每逢重大事件如辛普森案、罗德尼·金案、齐默曼案等就容易掀起波澜。”张军说,在今天的美国,包括黑人在内的少数族裔的社会地位已经得到极大的改善,公民权利也得到了充分的法律保障,但要达到平权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如果每次都上升到“黑白”斗争,那么这个社会将永无宁日。
  杜剑锋认为,“这个时候是考验政治智慧和领袖素质的时候。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件往往能决定一个总统在历史上的定位。奥巴马担任总统后,对解决美国的种族问题没有太多贡献,齐默曼案件是一个好机会。不知道他能不能抓住这个历史机遇,在这个问题上从一个政客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领袖。”
  不可否认,美国社会在种族问题上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前不久最高法院决定废除选举法案中一些防止歧视的条款,就是对这种进步的一种肯定。但种族问题依然存在,且主要矛盾同往昔已经完全不同了。
  现在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怎样摆脱贫困和高犯罪率。在2012年,芝加哥一个城市就发生了500多起枪杀案,其中大部分受害者都是黑人。但是这些人根本无法像马丁一样引起媒体的注意。
  “无论是华盛顿的政客,还是黑人民权运动人士,都没有拿出有效的办法提高黑人的生存状况。”杜剑锋说,美国政府要想消除在收入、教育和其他领域上的族群差异,从根本上需要全社会包括黑人社区的共同努力。然而在目前的美国社会中,这样的努力比起黑人面临的问题来显得十分无力。

推荐内容

小草阅读网 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