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搞笑文章 > 魏军航向深蓝|魏军

魏军航向深蓝|魏军

来源:搞笑文章 时间:2019-06-01 点击: 推荐访问: 深蓝 航向 魏军

  起锚   我的帆船航海生活是从1997年香港回归开始的。我计划沿着当年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路线,从大连驾驶帆船航行到香港,沿途在每一个当年的要塞做一个近代史回顾。我还给活动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97中国海帆船拉力赛”。
  一年后我只身来到了厦门,希望能用帆船横渡台湾海峡,开辟两岸直航。一天,福建省队的陈教练带着我们乘坐帆船,当船倾斜着开出鼓浪屿的鹭江水道,迎面展开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忽然感觉到一种神奇,一种满足,一种似曾熟悉,又似曾找寻的东西,我当时在想,航海是这么棒的一件事情,应该让更多人喜欢。自此我决定在厦门组建帆船俱乐部,实实在在地学习和推广帆船运动,当时我们在组织爱好者参加比赛的同时,也想策划驾驶帆船去环球,记得那时刚把环球的想法露出来,厦门日报就写出一个整版的文章《驾帆船环球将不再是外国人的专利》。居住鼓浪屿的火木教练看完这篇文章严肃地问我:“你凭什么去环球?”今天回想起来,我的冲劲很大但技能很少,时候未到。
  2002年,我和几个爱好户外运动的年轻人成立了顽石航海俱乐部的前身顽石户外俱乐部。当年5月我们进行了第一次航海活动,驾驶帆船从厦门开到东山,记得那时我们没有GPS,而是用一个简单的指北针,两个三角板,一张纸海图就出海了,原计划我们要在傍晚到达古雷头,结果天黑前我们没能驶入菜屿群岛中可通航的水道,只能靠罗泾指向摸黑走,结果偏离了几度进入了边上有礁石的两岛之间,感觉不对后,调头按罗泾和时间估算距离才又驶入正确的航道,现在回想起来,虽然那时没有用GPS,但这些实践确实锻炼了我们的航海的基本技能和胆量。
  2002年10月,我带领顽石俱乐部的10个同伴倾巢而出驾驶两艘J24直奔西沙,在最后文昌至永兴岛的航段中,几米高的大浪把我们如同树叶一样的小船抛来抛去,在平常完全无法忍受的环境中度过了36小时,让我们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是大海,我们顽石户外俱乐部也真正拉开了航海的序幕。
  升帆
  2005年,俱乐部策划举办了第一个国内民间的帆船赛事—“俱乐部杯”帆船挑战赛,当时的理念是希望在我们的推动下有更多的人参加帆船运动,也相信中国的帆船运动一定会有发展。两条J24,两队完全没有参加过帆船比赛的选手,在中帆协的主持下进行了一场很认真又很没有水平的比赛。观看比赛的人谁都没有想到,这场比赛就是八年之后遍布全国三十几支高水平赛队角逐的中国俱乐部杯帆船挑战赛的第一场比赛,那个从西沙采回的砗磲贝翻制的纯银奖杯,记载着顽石航海的发展,更记载着中国帆船运动的演绎。
  在顽石航海自编的教材里,第一句话就是;“当你升起了船帆,你会看到整个世界”,在这个理念推动下,大家都在问,船长什么时候我们去环球航行?2011年春节的宴会上,俱乐部为帆船运动的推广,正式将环球列入2011~2012年工作计划,11月3日,我率领顽石的七位弟兄驾驶厦门号开始了中国第一次沿地球大陆的自然地貌的环球航行。我们的理念是,通过我们看世界,唤起人们保护海洋,热爱帆船运动,增加海洋知识,开拓和世界各国帆船航海俱乐部的交流。2012年9月14日,厦门号帆船历经10个月的风浪,穿过南太平洋西风带,绕过合恩角,绕过好望角凯旋厦门。
  回来以后,一位老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可以去死了。”我很高兴,我完成了一件让我此生无憾的事。我做到了让更多的人通过厦门号的故事认识了帆船,有更多的人参加到了帆船运动中来,也将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海洋的队伍中来,有更多的人通过我们看到了包裹着地球的海洋。
  航海使我坚强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在惊涛中的无助更可怕;环球也让我更脆弱了,似乎看不得别人受苦、动物受虐和环境受到污染。我对生活更珍惜了,因为在我的心中曾经与这个世界永别过。
  地球真小,世界真大
  地球是自然形成的,世界是人类组成的。
  小时候仅把地球的球看做一个名词,概念上仍是一个无边的平面,听到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遥不可及。今天,我看到了,却又不敢相信地球竟是如此的小,在世界地图上画一条线实际上也没有多长,也许就像是小孩看人生,一切都是未来,待你成年就觉得一切都在眼前。对地球我们都应该去认识,要像成年人珍惜时间一样去珍爱,否则一切过去留下的就只能是叹息了。地球真小,我们的在航时间仅用了176天,而每天仅走了134海里。
  出菲律宾到帕劳的途中,我们遇到了强劲的顶流,只好到海峡边上的一个海湾候潮,这里非常偏僻,一艘很原始的独木舟向我们驶来,在独木舟上有一个小孩,他黑黑的大眼睛愣愣地望着我们,他一定在问自己,他们开的是什么船,从哪里跑到这里来了?在他的眼里,世界就是蔚蓝的大海和葱绿的村庄加上我们竖着高高棍子的神奇东西。
  我们的船在进入帕劳珊瑚礁盘时,清澈的海水让你无法判断水的深浅,一丛丛的岛屿像盆景一样漂浮在翡翠一样的海上,色彩缤纷的鱼和鲜艳的珊瑚,你真的会觉得这是人间仙境,用小连的话说,美得让人想哭。
  从布里斯班到悉尼我们穿过了60海里的内海,这里的船多得像高速公路上的汽车,来往相遇都会挥手致意,到了下午感觉手臂都发酸了,两岸美丽的风光悦目,擦舷而过的船上那挥动的手臂赏心悦目,世界真的能很美好。在智利的巴塔格尼亚高原,从天而降的冰川会让你窒息,你会感觉到一种震撼的美,会让你忽然感觉上帝就在那上面。南非的一个小渔港里,一只海豹坐在阶梯上,瞪着两只大眼睛在看世界,它的眼神像婴儿一样,没有一点贪嗔痴。
  世界太大了,太多的风景,太多的风情,太多的人情,太多的未知。
  靠岸
  航行结束了,大海的汹涌、大海的柔情、大海的艳丽以及被大海中垃圾套住的海龟;似羽毛一般轻柔的小燕、巨大的鲸鱼和目光无辜的海豹;马达加斯加贫穷母亲怀抱里的女孩复杂的发辫、澳大利亚和海鸥嬉戏的小男孩;夜海的波涛中新西兰海上救护队的电话、风浪中为我们护航引路的海岸警卫队、好望角牵引我们进港的海上救护队志愿者和临别时仅仅是挥舞一下的手臂……
  风雨狂涛10个月,这些过往的片段回放在我的脑海中。快到家了,看着陆地上隐约的灯光,听着平静的海水划过船舷发出轻柔的水声,似乎感觉10个月的风雨狂涛如同一场梦,清晰而又飘渺,我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地球真的就这样让我转了一圈吗?思来想去,走过两万三千海里以后,我最终得到的就是对地球的爱、对生活和家人以及朋友的爱。

推荐内容

小草阅读网 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