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心情日记 > 海南省委书记 肖杰,三沙市长这一年

海南省委书记 肖杰,三沙市长这一年

来源:心情日记 时间:2019-05-05 点击: 推荐访问: 沙市 肖杰 这一年

  这是一个最会“算计”的市长,因为上任后的日子,他都是用天来计算的   这个城市,尽管陆地面积最小、然而海洋面积最大,所以管辖面积却最大;这里设市时间最短、人口最少,地位最特殊……或许在中国,没有哪一座城市像它那样,神秘而又陌生。
  这里,就是海南省三沙市。
  2012年6月21日,民政部网站刊登《民政部关于国务院批准设立地级三沙市的公告》。国务院批准撤销海南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办事处,设立地级三沙市,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三沙市人民政府驻西沙永兴岛。
  公告一出,外界猜测颇多,而最大的话题就是:这座新城的第一位市长会是谁?一个月之后,谜底揭晓,51岁的原海南省农业厅厅长肖杰在三沙市第一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全票当选该职,同时任中共三沙市市委书记。
  “这既是无上的光荣和无比的幸运,也是全新的任务、全新的挑战和全新的考验。”肖杰说:“这个书记和市长不是一般的书记、市长,因为没有别的同样的地级市可以参照。为了三沙的稳定发展,为三沙人民的福祉,我们只能殚精竭虑,拼搏奉献。”
  如今一年已经过去了,在这片土地上,市长肖杰是否兑现了自己上任之初的承诺?
  “三沙的成立我是按天来算的”
  “三沙有多远?三沙究竟有多大?”或许很多人还不了解。
  在三沙,最大的岛屿是永兴岛,陆地面积也只有2.13平方公里,但是三沙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达200多万平方公里,这就相当于我国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从海口到三沙永兴岛,风平浪静的时候,需要20个小时的船行才能到达;从海口到三沙最远的曾母暗沙,海路距离有2000多公里。按现在一般每小时30公里的船行速度需要近10天的时间,续航能力不够的船根本去不了,没有相当体力的人也是去不了的。
  肖杰介绍说,三沙幅员辽阔,战略位置重要,辽阔的海域里蕴藏着中国80%的海底油气资源,中国30%的进出口货物必须经过三沙水域运输。“这里是中国固有领土,是先民生活的地方,维护好、开发好三沙,是‘中国梦’的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复兴的组成部分。”显然,要成为这样一个城市的市长,对肖杰来说,无论是能力、精力、体力上都是巨大的考验。来三沙之前,他在海南省科技厅和农业厅相继任厅长近10年。“我个人对三沙一直非常关注,但从没想过由我去担任市委书记和市长。但那时是一天也容不得耽误,更容不得自己想太多。”肖杰说。
  虽然知道任务艰巨,但谁也不曾想到,困难来得如此之快。2012年7月21日,肖杰从海口坐船到西沙的永兴岛参加23日的人大会,可是船在海口等了7个小时就是没办法开,因为台风来了。
  “船长、海事等各个方面一直在研究能不能开船,船长认为从海口过去路途需要20个小时,有可能会遇到台风,所以不敢开。结果我们从下午两点一直研判到晚上7点,如果再不开船,23号的人大会就开不了,24号的挂牌成立仪式就不能如期举行。一天、一小时都不容得耽误。”肖杰说:“我们经过多方面研判,在安全保障的基础上,终于开船了。”
  “上任之后,工作是不是比自己计划中的更为艰难?”
  “虽然很难,但都在掌握之中,上任后半年我就跑了大半个三沙,七连屿、永乐群岛、甘泉岛、鸭公礁……最长的一次到南沙去调研,坐船从三亚到南沙,在路上走了9天8夜,到那里去慰问我们的渔民,慰问我们的驻岛部队。一共9天8夜才走了一大块还没走完,最远的地方还没有去。海船颠簸,很多同事都是吊着点滴前行的。长期的海上航行会让人晕船,吐得厉害,倘若没有一点意志或者没有足够的耐力的话,根本坚持不下来。那一年的大年三十是在赵述岛过的。大海看一两天感到新奇,长时间置身其中就会特别孤独,没有人讲话,没有手机信号,风浪一起,甚至都不知道身在哪里。为什么我们陆地已经到了飞机、高铁时代,海上的生活仍这么艰苦?三沙太需要开发建设了!如果我们建造更大的、更快的船,海上的路途就不会那么远;如果我们把岛际交通建起来,渔民的水、米、蔬菜补给跟上,生活就不会那么苦。”
  肖杰应该是一个最会“算计”的市长,因为上任后的日子,他都是用天来计算的。他一直在说100天、150天、200天三沙的变化,而来北京参加“两会”的日子,正好是他上任220天,为什么会这么精确地计算时间呢?他说,因为工作的压力特别大,如果没有这种紧迫感,在这个地方可能就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国家的重视、人民的期待,这样的重任沉沉地压在了他的身上。
  “希望大家都来三沙做客”
  虽然工作很是辛苦,但是说起三沙一点点的变化,肖杰着实有些兴奋。
  “我们的政权已经基本组建起来了,包括我们市级的政权,基层的政权都组建起来了。因为一个地级市的成立按照惯例都有一个筹备的过程,一般先成立一个筹备组来筹备,经过半年或者更长时间成立起来。而我们是一天都没有耽误,一边成立政权一边内部运转,要制定一系列的规章制度。”肖杰说,“在三沙这个特殊的地方,我们用特殊的办法来克服特殊的困难。没有可借鉴的那就靠自己去摸索,我们这帮人怎么去工作,永兴岛、海口、北京怎么共同开展工作,大家的分工、责任都需要运作起来。现在政权基本起步,运转是良好的,另外我们的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条件也有所改善。”
  很多人都知道,三沙往来海南岛的主要补给船是“琼沙三号”,从海南岛的文昌开到永兴,一个月开一到两次,一次可以补给淡水200吨,蔬菜等日用品200吨左右,如果碰上冬天的寒流或者夏秋的台风,有时候一个月都开不了一班,最长的时候,两三个月都去不了。船开不了,永兴岛上面的水、粮食、蔬菜就没有了保障,甚至最困难的时期,连稀饭都喝不上。生活如此,精神上更是空虚,长时间和外界没有交流,岛上人的心情和心态就会很压抑。
  为了改变现状,建市后肖杰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增加航次。将补给船改为每周一班,给岛上供水、供粮、供菜,为人员入岛提供方便。即便如此,肖杰并不满足,他还要再造一条交通补给船,这一想法得到了国家有关方面的支持,现在前期招投标、设计工作已经完成,预计在2014年上半年就能够投入使用。”   “千万不要以大陆思维想三沙的建设,我们不搞房地产,环境保护是我们发展的基础,现在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要做的也还有很多:建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中心、海水淡化厂、太阳能发电、一期码头改造、岛际交通建设、植树造林、文物保护。”肖杰说,“我们三沙人非常好客,我希望有人来,只要看到人来就很高兴。”
  基础设施建设紧锣密鼓,三沙市旅游何时开放?这是今年“两会”上不少记者抛给肖杰的问题。可以说赴西沙旅游,一直受到国内外游客的关注。旅游航线尚未开通,不少游客已经铤而走险。今年1月,24名“驴友”在西沙海域遭遇意外被困4天;没过多久,一艘无证游艇因擅自前往西沙海域游玩被三亚海事部门依法查处……可见,游人对神秘的三沙充满了向往,肖杰回应说:“这样等待的时间不会太久,建造邮轮、确定航线,这项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旅游的路线和景点、着陆点也基本上确定,制定安全保障各项措施也正在研究当中。特别是我们对旅游的要求、规则已经做了一些要求。这项工作正在有序地准备,根据情况,择良机启动。”
  果不其然,2013年4月28日,由“椰香公主”号邮轮执航,备受关注的海南三沙特色旅游首航搭载包括相关部门及旅游界人士、来自国内各地游客等约200多人展开为期四天三晚的西沙之旅。由于三沙特色旅游首航仍属于“试水阶段”,邮轮起航后经过琼州海峡、七洲列岛,于次日一早抵达西沙北礁,上午抵达西沙永乐群岛,4月30日下午返航,次日中午抵达海口。“椰香公主”在永乐群岛期间,游客在鸭公岛、全福岛参观,并可在附近海域开展海上旅游活动,夜宿“椰香公主”号船上。
  对话肖杰
  《中华儿女》:2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需要你们去管理,你们现在有多少人?日常工作是不是特别辛苦?
  肖杰:我们人很少,没有几个干部。所以花出去的行政费用也没有多少。因为三沙很特殊,所以这个地方一定要军民融合,才能共同管理好这样一个辽阔的海域。当然不仅仅是我们,国家在海洋管理方面还有很多部门,如海监、渔政、海事等等。原来没有政府,我们对外管理这片海域与岛礁的时候一定是多个方面形成合力,单靠一个方面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中华儿女》:三沙市政府提出建设“主权三沙、幸福三沙、美丽三沙”的目标理念,您怎么解释“主权三沙”?
  肖杰:主权三沙,首先当然是海上维权。我们的梦想是实现全海域常规化、全覆盖式巡航,并有一定的协同处理危机的能力。目前三沙海域的几支涉海行政执法队伍还是分别巡航,范围基本是在西沙海域。我们即将展开海上综合行政执法试点,把海监、渔政、海事等联合起来,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平时轮班巡航,必要时联合行动,为国家实现海上联合执法体制的创新积累经验
  《中华儿女》:这一年,三沙有了哪些显著的变化?
  肖杰:三沙市设立之初是白纸一张。一方面意味着好谋划,但另一方面意味着基础薄弱。一年来,除了供给船的往返次数增多,永兴岛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和海水淡化工程也已启动。原来岛上主要靠雨水收集,饮用水从海南岛补给,部分提取地下水。新建的海水淡化厂每天生产1000吨淡水,岛上生活用水以及绿化工程用水基本可以满足。到2015年就可以停止采用岛上的地下水。还有一项重要工程——人民医院的楼体建筑已封顶。未来应该是有直升飞机可以进行岛礁之间的救援。三沙市起步时是靠争取政府的投入,而未来的发展是要提高开发海洋资源的能力,开发海海洋资源就包括大众所关注的三沙市的旅游开发。
  《中华儿女》:不少国内外游客对三沙颇为向往,这个项目,我们目前进展如何?
  肖杰:情况有些复杂,首先面积太大,还有就是海洋资源受自然影响大。如风、浪、天气等。我们的旅游规划需要明确,如开发哪个岛的旅游业务,哪个岛礁有较好的开发前景,以及上岛之后的安保措施等问题。海洋旅游开发和陆地旅游开发有着很大的区别。我们省委省政府说突破口,那就是西沙的邮轮旅游。邮轮旅游可以把垃圾和污水处理很好的解决。如把游客带来的垃圾再带回去,不会污染旅游地,对环境资源生态压力相对较小。海航集团港航控股已经购买或者建造了大型邮轮,我们正在全力准备,准备工作做得越充分,游客就会更满意。
  《中华儿女》:您认为南沙需要多大程度的供给?
  肖杰:需求量日益增加。其实重要的不是体现供给量多少,而是体现国家对这个地方的管理,对这个地方的补给能力,给这个地方的生产生活提供便利。目前来说主要是渔业,我们每年在这个地方作业的渔船有300到500艘,我们目前规划建造补给机制。建码头造船,就像一个链条。不能几千公里才有一个补给点,这样工作起来就很困难。应该是不断地有一条补给链,每个地方都应该有一个补给点。如果没有这个补给点,你的行政管理,管控面就非常的小。这个补给链就是我们国家对三沙这么辽阔的海域管理,服务,执法的一个重要平台。例如从海南岛到南沙的岛礁上都可以打电话,毕竟通信信号也体现了国家的主权存在。
  《中华儿女》:现下,中国渔民在南海最远去哪里捕鱼?
  肖杰:我们的渔民祖祖辈辈都在三沙从事渔业生产。我过去在海南省琼海市当市委书记,潭门港的渔民经常到三沙作业,最远到曾母暗沙,那里是北纬3度35分左右。现在在那里,我们渔民的生产安全应该说还是能得到保障的,尽管有各个方面的复杂形势,也有一些危险,但是总体我们有渔政船、海监船巡航保护,实现了海监船和渔政船的常态化管理。加上通信条件有了改善,随着行政管理和执法面的拓宽和能力的提高,保障将越来越有力度。
  《中华儿女》:在您的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肖杰:现在三沙交通建设只涉及海南岛到永兴岛,但到南沙岛礁的交通基本是一个空白,西沙群岛岛际之间的交通,三沙之间的岛际交通也是空白。另外,岛礁上有信号可以打电话,永兴岛可以上网,但离开岛礁十几公里后就没信号了。尽管在西沙群岛搞基础设施建设成本是海南岛的五倍,但是如果搞好交通,海上路途就不那么远,建设综合补给基地,渔民的生活就不会那么苦,由此才可以谈及幸福指数,实现我们的行政管控能力。
  责任编辑 陈晰

推荐内容

小草阅读网 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