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热点聚焦 > 【娘要嫁人的闹心事】娘要嫁人是讲的哪个地方的事

【娘要嫁人的闹心事】娘要嫁人是讲的哪个地方的事

来源:热点聚焦 时间:2019-04-24 点击: 推荐访问: 心事 要嫁

  《娘要嫁人》热播引来观众热议,本报记者采访观众,真实讲述——   由蒋雯丽、于荣光等主演的《娘要嫁人》播出接近尾声,观众在感慨齐之芳情路坎坷的同时。也在讨论着生活中那些单身或者再婚的“娘们”也过着同样纠结矛盾的日子。本报记者专访了多位离婚妈妈,讲述娘要嫁人的那些闹心事。
  闹心事之恐惧再婚 一次错离,让她们再难迈出那一步刘女士:当年赌气离婚让自己患上了恐惧症
  今年57岁的刘女士,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三十年前由于生了个女孩,遭到婆家的白眼,—赌气就与丈夫离了婚,而且离得特别坚决,带着女儿净身出户,可气是出了、婚也离了,带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既要养自己还要养弦子,30多年来自己带着女儿吃了许多的苦。为了生存她当过工人、卖过服装、搞过小商品批发,好不容易才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女儿。
  多少年来,由于忙于生计,刘女士没有再考虑过自己的婚姻问题,对婚姻有些恐惧和麻木了。她坦言自己可能患上了“婚姻恐惧症”了,一提结婚就没信心,再也不敢走进婚姻的殿堂了。可如今,女儿已长大成人又有了个不错的工作和自己的家庭,刘女士也快步入老年了,虽然不再为生存着急,但是随之而来的孤独和寂寞又让刘女士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她排解自己寂寞的做法就是养流浪猫、流浪狗,她把一些捡来的流浪狗养在家里像对待弦子一样地去照顾它们,但是这也排解不了自己心中的苦闷。刘女士决定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为自己寻找一个老伴,经过精挑细选,一位丧偶的男士走进了刘女士的生活,男士的大度和对刘女士的关心和理解让刘女士的心开始渴望婚姻和渴望得到幸福了。刘女士感慨地说:如今我对婚姻不再恐惧,通过这段日子的接触我对这位大哥由尊重到爱慕,对未来的日子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不久他们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他们都很珍惜自己的选择。
  郭女士,56岁,有一子:
  当年的“一朵花”住了一辈子筒子楼
  年轻时,郭女士曾是远近闻名的“一朵花”。她天生丽质,能歌善舞,身边的追求者源源不断。最终她选择了在乐团吹萨克斯的一个小伙子。“套用现在的话说,我们当时也是裸婚。家里的条件都不是很好,我拿了一个小行李箱就嫁给了他。我们当时住在乐团的集体宿舍中,虽然是筒子楼,各方面都很不方便,但是那段日子还是特别甜蜜幸福的。”郭女士说,刚结婚那会儿,她的前夫对她特别体贴,削苹果从来都是自己吃皮,老婆吃肉。家务活也很少让妻子干。那段时间里,郭女士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女人,在丈夫温暖的羽翼下经营着自己的小日子。
  后来,郭女士的前夫调动了工作,进入了某电视台,开始时只是个普通的小记者,因为他的刻苦钻研,工作上很快得到了升迁,没多久就创办了自己的节目,并成为了制片人。“他刚进电视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后来渐渐地开始忙碌了,从很少晚上回来吃饭到很少晚上回家。起初,我也很理解他,毕竟他原来是电视圈的门外汉,新工作要面临不少挑战,肯定要忽略对家庭的关照。”时间长了,郭女士的抱怨开始多了起来,她认为自己被忽视了。“他对我的关心越来越少了,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也所剩不多,所以那段时间我特别郁闷,毕竟他的前后反差太大了。”一怒之下,郭女士和前夫离婚了。不是因为第三者,也没有家庭暴力,只是因为彼此不再关心对方了。
  离婚后的郭女士独自带着儿子生活,仍然住在前夫的集体宿舍中,仍然面对和过去一样的生活环境,只是少了他。“我当时也有正式工作,但是为了照顾儿子只能把工作辞了。前夫每个月都会给我们生活费,靠着这些钱才把儿子带大。”郭女士很难忘的是,有一年冬天儿子病了,她独自背着儿子去了最近的医院。医生诊断是急性肺炎,情急下她拨通了前夫的电话。不到二十分钟前夫就赶到了医院。“那一刻,我扑到他怀里哭了。这份泪水里有悔恨,恨自己当时一时冲动离了婚;泪水里也有气愤,因为他前不久刚刚再婚;泪水里还有委屈,离婚女人的日子实在不好过。”
  郭女士是个特别要强的人,每天出门前都会精心打扮自己,也处过几个男朋友,有摄影师、老师等。但始终没有再婚。“—方面我考虑儿子再接受一个新爸爸肯定有困难,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没有遇到合适的人。曾经有一个人对我很好,当时我俩也动了再婚的念头。但是他有个女儿,和我相处得不是很愉快,所以最终我们也没有迈出那步。”
  现在,郭女士的儿子已经在国外生活多年。郭女士依然生活在那个筒子楼里,依然过着规律平淡的生活。她坦言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日子,如果这个时候再加进个新人来,反而会很别扭。“我儿子也说过让我过去和他们一起住,可在那边我能做什么呢?还不如留在这里过我自己的日子。”
  白女士:一心盼着前夫回头
  却盼来了儿女的不般配婚姻
  白女士30多岁时结束了婚姻。离婚是丈夫提出来的,因为实在忍受不了她的自以为是,事事都要管且一定要听她的。白女士虽然不愿意,但丈夫铁了心要离开她,最终白女士只保住了一双儿女的抚养权。
  刚离婚的那些日子,白女士夜夜躺在床上流泪,但白天、特别是在孩子们面前她仍旧像以前一样,她不想让孩子知道她内心的痛苦。她照样去上班,只是有时会在工作时神情恍惚;下班后她去市场买菜,回家做饭,收拾家务,但她吃得明显少了,经常睡不着觉,面色憔悴,甚至得了轻度抑郁……就这样熬过了两三年。前夫是个有情义的人,尽管离开了这个家,但他很关心两个孩子的学习和生活,家里有时需要男人的时候他也会来帮忙。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毕竟不容易,特别是生病的时候,虽然两个孩子也会端水递药,但毕竟不如丈夫那般贴心。在娘家人的劝说下,白女士也曾动过再找一个伴侣的想法,还相过几次亲,但到最后一刻,她还是放弃了,因为她还期盼着有一天能与前夫复婚,不希望给孩子们找第二个爸爸。
  白女士一直想不通,当初丈夫为什么和自己离婚,她还是以前那个脾气,而且说话、做事更着急,性格仍然没有改观,对两个孩子事无巨细都要过问,而且总要孩子们听自己的。两个孩子虽然爱他们的妈妈,但有什么事总愿意找爸爸说……   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父亲的帮助下经过几番努力也都有了不错的工作。但在技对象的问题上让白女士很不满意。儿子的女友家在京郊,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但女孩很会关心、照顾人。最终,儿子不顾白女士的反对和女友迈进了婚姻的殿堂。女儿的男友是通过网络认识的,比她大十几岁,由于对女儿呵护有加,赢得了女儿的劳心,两人走到了—起。或许是两个孩子缺少家庭的温暖和关爱,使他们分别娶了或嫁了在旁人看来不很般配的人。很多亲友都这么认为。
  儿女都成了家,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而白女士至今仍单身一人。
  徐女士:
  丈夫过世后,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顽强生活
  徐女士的丈夫因为生病,在她不到40岁的时候去世了,3个弦子还小,最大的上初中三年级,懂事的孩子给了她最好的慰藉。之后没多久,她因为工作调动带着弦子从南方迁到北京。—个女人抚养三个儿女,辛苦自不必说,好在弦子们在学习方面不用她操心,平时也帮助她做些家务,她又是个好强之人,工作上基本没受什么影响,后来还评上了高工。科室的同事也挺照顾她,平时加班,尽量把周日(当时一周只休息一天)的工作让给她,晚上则让她早点回家照顾孩子吃晚饭,这样可以多挣点加班费。
  徐女士个头不很高,长得挺漂亮,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皙,心地善良。单位里曾有单身男士倾慕于她,还有热心的同事要给她介绍对象,或许是担心孩子们不接纳陌生男性走进这个家庭,一直没有迈出那一步。
  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很多家庭、特别是居,主在楼房里的人家都不敢继续庄在原来的房子里,而在院子里或者学校、街旁的空旷处搭起了地震栅。这种力气和技术活儿大多都是靠男人来做的。开始徐女士显得手足无措,两个儿子还小,帮不了太大的忙,而她又不愿张口麻烦别人,幸好有邻居帮忙,终于搭建起一个临时的小棚。
  后来儿女长大了,大儿子没有考大学,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学了烹饪,学成后在一家饭店当了一名厨师,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女儿上了大专,小儿子工作没几年考上了国外的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当地,之后结婚生子。徐女生退休后安享晚年,也许是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习惯了,她始终没有再婚,经常到国外的小儿子家住上一阵。不知什么原因,女儿虽然有份不错的工作,但一直没有找对象,如今已经年近五旬仍然孤身一人。
  闹心事之家人态度
  一个孩子,有赞成也有反对
  杨女士:女儿鼓励下我终于走上电视去征婚
  今年44岁的杨女士是个丧偶的妈妈,丈夫前几年在工作岗位突发脑溢血去世了,留下她和十几岁的女儿,她一直为没有见到丈夫最后一面而痛苦不堪,甚至到了悲痛欲绝的地步,当时她一病不起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愿见任何人。
  几年过去了,别人在杨女士面前还是不能提她故去的丈夫,一提她就会眼含热泪,这样的日子让杨女士的女儿非常心疼,女儿就和姑姑商量帮助妈妈走出痛苦。于是,她们撺掇着她去北京电视台《进择》节目找另一半,杨女士经过大半年的时间对《选择》节目有了了解,又因为自己身边没有特别合适能人,也想让自己释放释放,就让女儿给自己报了名。
  到了节目录制那天,杨女士花了很多心思:自己亲手绣了一块图案为“结满果实的树”的十字绣,在节目现场展示给大家,还带了三套衣服准备充分地展示自己。她很期待自己能找到一个有责任心、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另一半,她坦言,到《选择》去就因为电视台的栏目可靠,不像婚介所那样忽悠人,图个踏实。在节目录制现场杨女士看上了一号男嘉宾,可因种种原因,一号男嘉宾最终没有选择她,弄得她很郁闷。杨女士表示:这次虽然没有选择成功,但是我已经走出了这一步,我坚信上电视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男士,也可以让喜欢我的人来选我。有了这次上电视的经历,杨女士对找到自己下半生的另一半很有信心。
  路女士:想让妈嫁人。又怕她受气
  33岁的路敏(化名)女士现在正在为了妈妈的再婚问题纠结。路敏的爸爸8年前病逝,她一直想让妈妈再找个老伴,“她毕竟年纪还轻,今年才56岁。我怕她寂寞,所以想让她再找个伴儿。”路敏的儿子现在在上幼儿园,她和老公的工作都很忙,平时都是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妈妈负责接送孩子。最让路敏头疼的是妈妈找个什么样的人。“考虑得最多的是那个人最好能肯跟我们住在一起。一来可以帮忙搭把手带孩子,而且我也不放心我妈到人家,怕她受气。”
  有一天,路敏又跟妈妈提起这事。妈妈犹豫一会儿告诉路敏,倒是有个人一直在追求她,对她很好,脾气也好,也愿意住过来。“妈妈说他各方面都合适,但是估计我不能接受。因为对方已经65岁了,而且还有点胖,长得很老,也没有积蓄。儿子早已成家,孙子都10岁了。”路敏觉得,这个人各方面条件都配不上妈妈。“她说的这个人我认识,以前跟我爸爸是朋友,但是我对这个人的人品还真不太了解。”
  后来双方见了面,对方的情况还是让路敏和老公难以接受。“他确实显老,又胖,人也没有精神,跟我妈站一起太不般配了。说实话,我妈看起来比一般56岁的人要年轻很多,一直在单位上班,以前做家务很少。而且一直就爱穿衣打扮,买衣服比我都有眼光,皮肤保养得也不错。还有退休工资。”
  路敏说自己现在特别纠结,原因在于“我妈天生要强,受不得气,而那个人看起来会哄人,还肯住我家;但那个人实在配不上我妈,经济条件也很差。我妈和他结婚,真有些委屈;可放弃他找个更好的吧,又觉得妈妈可能会受气。”
  郑女士:哥哥的强烈反对也没有让妈妈停下再婚脚步
  年近6旬的李女士两年前丧偶。她有一儿一女都已成家,没有和她同住,她一人独居,十分寂寞。
  女儿郑华(化名)很理解妈妈的心情,多次劝她找个老伴:“老伴老伴,老来做伴。您再找一个吧!只要您过得好,我们做儿女的也就放心了!”
  这样劝了多次以后,李女士终于告诉郑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退休教师,接触了一段时间彼此感觉都不错。但她怕儿女反对,所以一直没说。   郑华和妈妈一起去见了那位老人。那次见面,老人给郑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很和善、真诚,对我妈也很体贴。”那次以后,郑华开始鼓励妈妈和那位老人交往。但没想到的是,郑华的哥哥坚决反对,他觉得人家一定是对妈妈有所图,比如房子。还有,哥哥觉得那位老先生年纪比妈妈大不少,而且身体不好,担心妈妈跟他在一起,不但享不到什么福,还要天天照顾他,这是自讨麻烦。在哥哥看来,妈妈一个人清清静静地过最好,而且,他和郑华也会经常回家看妈妈的。但妈妈显然不同意哥哥的意见。哥哥有些着急了,甩出一句:“您吃亏了别后悔!”但妈妈说,人都是将心比心的,你对对方好,对方也一定也会对你好。
  随看时间的推移,郑华越来越支持妈妈再婚,她觉得妈妈需要一段新的爱,而这种爱是儿女的爱所替代不了的。
  虽然哥哥有些不满,但在郑华的劝说下,他也不再坚持。后来,李女士和那位老人一起去领取了结婚证,组成了一个新的家。
  闹心事之子女受委屈
  一个新家,却让孩子找不到家的感觉
  赵女士 46岁某公司白领
  再婚后的母亲的改变。让我不想生孩子
  在她六岁时父母因感情不好离婚了,母亲舍不得孩子,于是哥哥和她都归了母亲。
  在她八岁那年母亲又结婚了,继父待她和哥哥还算很好的。紧接着小弟弟就出生了,母亲和继父的绝大部分精力就用在了小弟弟身上,好在她和哥哥都大些了,生活上不太需要妈妈的特殊照顾了。并且,她和哥哥还能帮着做些简单的家务劳动。她还能帮着照顾小弟弟。随着小弟弟渐渐长大,母亲和继父对小弟弟的偏袒也越来越明显,直到现在,母亲依然事事偏向着小弟弟,虽然他已经36岁了,而且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家里只要遇到事情,母亲就总是向着弟弟,也总是跟她和哥哥要些钱、物来资助弟弟。其实,弟弟的工作不错,收入比她和哥哥只高不低。就是因为从小就习惯了她和哥哥理所当然的、随时随地的“帮助”,所以帮他是应该的,不帮他就是哥哥和姐姐没有尽到义务。久而久之,只要赵女士和哥哥对母亲稍微流露出“弟弟长大了,不能太娇惯他”的意思,母亲就会不高兴,甚至批评他们不疼爱弟弟。为了哄母亲高兴,她和哥哥尽量满足弟弟的要求,比如:弟弟要炒股票,他们就帮着凑点儿钱;弟弟买股票赚了钱买了新房子,他们就帮着凑装修的钱;弟弟的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他们就帮着凑赞助费……就这样有事儿就哄着母亲和弟弟高兴,直到继父去世时,母亲还把大部分财产都分给了弟弟。
  赵女士说,她和老公经济上很富裕,不太在乎钱,但母亲再嫁后对她和哥哥的感情好像不太一样了,好像弟弟才是妈妈的孩子,而自己和哥哥倒像是别人家的孩子,这是她这么多年来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由于一直纠结在这种家庭和感情里,她从小就害怕别人问她的家庭和父母的事,这在她的心灵里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死结。所以她结婚后一直没有要孩子,她的爱人也很尊重她的意见,并同意不要孩子了。她想劝告所有有孩子想离婚的夫妻,为了孩子千万不能离!
  孙女士:
  自从母亲再婚后不愿意回家
  孙女士刚刚大学毕业找到了新工作,事业上日趋稳定让不少同龄人很羡慕她。但孙女士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母亲五年前再婚之后,她就不愿意回家,大学四年的时间都很少回去。
  “我父母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婚的。他们很少跟我说起那件事,但我能感觉到他们都是很爱我的。父母离婚后,我跟着母亲生活,爸爸每个周末都会来看我,带我想去的任何地方,买我想买的任何东西,吃我想吃的任何食物。总之,就是一切都顺着我。我母亲相对比较严厉一些,对我的各方面要求都很高。每次考试都是我最紧张的时候,因为我妈妈要求我必须考到全班前十名。虽然我很怕我妈妈,但我也最爱她。对她的依赖也最强。”
  五年前,妈妈再婚了,嫁给了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工程师。“我妈妈之前跟我谈过几次。那个人对我妈妈特别好,百依百顺型。而且物质条件也不错。他从未结过婚,追我妈妈很多年了。我妈觉得他是个好人,也相信他会对我好。开始时,我继父对我确实不错。但每次我亲生父亲来看我时,我就觉得特别别扭。—来我亲爸爸让我挑不出毛病,我觉得他特别可怜,至今单身一人,我和妈妈是他唯一的亲人。二来我妈妈和继父很幸福,但偶尔也会有争吵。每到这个时候我都特别气愤,有一次直接跟继父理论了起来,问他当年怎么承诺我承诺我妈的。”
  所以,上大学后,小孙就常年住在集体宿舍,很少回家了。她内心特别希望母亲能过得幸福。“但我夹在她和继父中间很难受,所以我宁愿远远地望着他们。”
  闹心事之左右为难
  —段经历,让自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丽娜:夹在现任老公和孩子中间不讨好
  30多岁的丽娜(化名)再婚已经两年多了。第一次婚姻在发现丈夫有外遇时宣告瓦解,后来她带着上小学的女儿再婚。对方也是离过婚的,也带有一个女儿。丽娜以前一向习惯要求女儿帮忙做家事,所以这次结婚后,她对两个女儿在家务事上一视同仁,要求她们都要做。可是很快矛盾就来了,先生的女儿觉得新妈妈来了,规矩变多了,而丽娜的新婆婆对此也有不满之辞。
  所以现在的丽娜大多时候只叫自己的女儿洗碗、倒垃圾。女儿问起为什么姐姐不用做家务时,丽娜的回答是:“姐姐是中学生,功课很多,没时间帮忙,而你是小学生,有时间做家事啊。”
  两年多来,丽娜时时能感受到女儿委屈的心情。她常常觉得再婚妈妈的孩子很无助,“父母离婚,家庭散了;母亲再婚,她必须跟着去适应陌生环境。”这在她这个做母亲的眼里,无奈又不忍。她说,这时候一定要让弦子感觉到母亲永远是最爱她的,绝对不会因为有了新爸爸而改变。
  但令丽娜不能忍受的是,先生总怨她更疼自己的孩子,女儿也说在这个家不舒服。丽娜说,再婚妈妈夹在现任老公和自己的孩子中间,简直是左右不讨好。
  黄女士:儿子结婚了,终于该轮到自己了
  今年58岁的黄女士是某企业的资深文化策划人,有自己的公司和一大堆业务,是个女强人。多年前因为和前夫观念上的分歧让他们的婚姻亮起了红灯,两人离了婚。黄女士独自带着儿子过了许多年。如今,儿子长大了,几年前到美国留学。去年儿子回国带回一位美国女孩,黄女士虽然也还算喜欢这个女孩,但是异域的差异还是让她为儿子的将来捏把汗,没办法也只能听儿子的。儿子要结婚,她就尽全力操办,为了儿子的婚礼,黄女士把自己能量快释放干净了,也花掉了自己大半生的积蓄。
  儿子的婚礼一办完,有些疲惫的黄女士不无伤感地表示:“儿子的婚结完了,就该给自己找另一半了,自己的后半生还是为自己好好活一把吧!”黄女士多年前本想带着儿子嫁人,可是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很难和那位男士融合,儿子不但不喜欢人家还经常做些恶作剧来捉弄人,甚至到了仇恨的地步,经常是弄得黄女士哭笑不得,最后只能作罢!黄女士就这样为了儿子自己再苦再难也强忍着。这回看到儿子娶到了自己喜欢的媳妇,黄女士也放心了,对解决自己的问题也越来越有信心了。

推荐内容

小草阅读网 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