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小草阅读网党员的权利和义务党员的权利,党员权利的若干理论问题,预备党员的权利,恢复党员权利的申请 → 正文

党员的权利,党员权利的若干理论问题,预备党员的权利,恢复党员权利的申请

印次:1 包装:平装 内容推荐 作者简介 目录 第一章 导论 一、问题由来及研究意义 二、研究现状及文献综述 三、指导理论 四、研究方法 第二章 党员权利的若干理论问题 一、党员...

党员权利的若干理论问题 一、党员权利的概念 “权利”一词在古汉语中指“权势及财货” ,而非现代意义上的“权利” 。据考证,现代 意义上的“权利”一词的使用,始于 1864 年美国传教士丁韪良(W.A.P.Martin)所译的《万国 公法》 。在该书中,古汉语中的“权利”一词被赋予了西方的 right,recht,droit 等意义。

但是,现代意义上的“权利”也不是一个容易讲清楚的概念。有人指出,有多少个思想家, 就有多少种对权利概念的不同理解,就有多少种权利学说。对权利的不同理解和界说,主要 源于不同的理论视角。比如,实证学派比较重视对权利的形式和逻辑的分析,自然法学派和 哲理学派比较重视对权利的内容和价值的分析,历史学派比较重视对权利形成和发展过程的 分析。由于分析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和给出的定义自然也就不同。本文认为,权利是人 们为实现一定的利益而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出某种选择或决定的资格。这一定义表明,权利的 实质是一种自由,其目标是一定的利益,其表现是一种资格,即权利主体的这种自由是受一 定的权威力量所确认和保护的。

这种起确认和保护作用的权威力量可以是道德, 可以是习俗, 可以是法律,在一定的范围内还可以是特定组织的规章。据此,权利可以分为道德权利、习 俗权利、法律权利和特定组织中的权利。

党员权利是指党员依据党章以及其他党内法规的规定所享有的权利。这是关于党员权利 的最通行的定义。这个定义表明,党员权利在类别上属于特定组织中的权利,而不属于道德 权利、习俗权利和法律权利。尽管这一定义将党员权利与其他权利区别开来,但它只是揭示 了党员权利的形式特征,而并未揭示出党员权利的内涵和实质,不利于全面把握党员权利的 概念。笔者认为,党员权利是指党员依据党章以及其他党内法规的规定所享有的为实现党的 利益而按照自己的意志参与和影响党内事务的资格。

根据这一定义, 党员权利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党员权利是由党章以及其他党内法规所确定或认可的,也是由党章以及其他党内 法规所保护的。根据现行党章的规定,中国共产党党员享有以下权利:

(1)参加党的有关会 议,阅读党的有关文件,接受党的教育和培训。

(2)在党的会议上和党报党刊上,参加关于 党的政策问题的讨论。

(3)对党的工作提出建议和倡议。

(4)在党的会议上有根据地批评党 的任何组织和任何党员,向党负责地揭发、检举党的任何组织和任何党员违法乱纪的事实, 要求处分违法乱纪的党员,要求罢免或撤换不称职的干部。

(5)行使表决权、选举权,有被 选举权。

(6)在党组织讨论决定对党员的党纪处分或作出鉴定时,本人有权参加和进行申辩, 其他党员可以为他作证和辩护。

(7)对党的决议和政策如有不同意见,在坚决执行的前提下, 可以声明保留,并且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向党的上级组织直至中央提出。

(8)向党的上级组织 直至中央提出请求、申诉和控告,并要求有关组织给以负责的答复。党员享有的上述权利都 是受到党的纪律的保护的,党的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的上述权利。为此, 《中国共产党章程》 、 《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 、 《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试 行) 》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重要的党内法规都对党员权利的保障和保护问题作了 规定。随着党内民主生活的发展,党员权利也会不断地发展,表现为党员权利的内容将不断 扩充, 党员权利的种类将不断增多。

党内立法的任务之一就是将这些在事实上已经存在的 “权 利”通过修改党章等方式予以确认,使它们成为正式的权利,从而使它们受到党内法规的严 格保护。

第二,党员权利是党员按照自己的意志参与和影响党内事务的资格。这就是说,党员权 利实质上是一种自由。这种自由表现在许多方面,如党内讨论的自由、党内批评的自由、党 内表决的自由、 建议和倡议的自由和在党内选举中选谁不选谁以及弃权的自由, 等等。

但是, 同任何自由都有限度一样,党员的自由也是有限度的,而且这种限度由于无产阶级政党为完 成自己的特殊使命和任务不得不特别强调集中统一而往往表现得更加严格,它集中地表现为 党的纪律。比如,对于党员的讨论自由就有比较严格的纪律限制。

《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 干准则》规定:对于关系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和全局的重大政治性的理论和政策问题,有不 同看法,可以在党内适当的场合进行讨论。但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在报刊上进行讨 论,应由中央决定。党的报刊必须无条件地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政治观点。对于中 央已经作出决定的这种有重大政治性的理论和政策问题,党员如有意见,可以经过一定的组 织程序提出,但是绝对不允许在报刊、广播等公开宣传中发表同中央的决定相反的言论;也 不得在群众中散布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相反的意见。这是党的纪律。

第三,党员行使权利不是为了实现个人的私利,而是为了实现的党的利益。党员权利的 这一特征与其他权利有所不同。当然,这并不是说党员没有个人利益,而是说党员的个人利 益与党的利益应当是高度一致的,党员在实现党的利益的过程中,也就实现了个人的利益。

如果党员的个人利益与党的利益发生了矛盾,那么党员就应当放弃个人的利益,而维护党的 利益。为什么说党员的个人利益必须同党的利益高度一致或者说以党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 呢?这是因为,加入共产党是以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为前提条件的。党的章程明确规定,中 国共产党不是一个为自己谋取私利的政治组织,而是中国工人阶级、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和中 华民族的先锋队,它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中国共 产党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 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刘少奇曾经指出:

“共产党代表无产阶级和 人类解放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党的利益是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利益的集中表现。绝不能 把共产党看作是图谋党员私利的、行会主义的小团体。凡是这样看的人,都不是共产党员。

” 他还说:

“党员有个人的利益, 而且这种个人利益在某些时候可能和党的利益发生矛盾甚至对 立,在这个时候,就要求党员无条件地服从党的利益,牺牲个人利益,而不能在任何形式的 掩护和借口之下,企图牺牲党的利益去坚持个人利益。

”正因如此,党员行使权利的目的必须 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党的利益,即为了更好地实现中国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而 不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私利。

比如, 党员在行使选举权、 按照自己的意愿选举党的领导干部时, 所以选择某个候选人,只是因为自己认为该候选人有更大的可能把党的工作做好,而不是因 为选举他可能给自己带来什么私利。再比如,党员在行使监督权、批评或揭发检举某个领导 干部时,只是出于维护党和人民利益的考虑,而不是为了泄私怨和打击报复。当然,在实际 的党内生活中,确实存在着党员以行使权利为名而谋取个人私利的现象。对于这种不正确地 行使党员权利的行为,应当给予纠正。

二、党员权利与公民权利的联系和区别 党员权利虽然属于特定组织中的权利,但它又与其他特定组织中的 权利有所不同。从现行党章对党员权利的规定中,不难发现,党员权利主要是一些民主权利 或说是政治权利,而这些政治权利与宪法所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特别是政治权利又具有 很大的重合性,或者说基本上是一致的,在种类上并没有超出公民基本权利的范围,如对于 选举权、建议权、批评权、检举权、辩护权等,宪法也都作了规定。比如我国宪法第 41 条规 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 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 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根据这一规定,我国公民享有的监督 权包括批评建议权和检举权,这与党章赋予党员的监督权利基本上是一致的。这样就产生了 一个问题:党员以公民和党员的双重身份,既享有公民权利也享有党员权利,那么这两种政 治权利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首先,党员权利与公民权利是有区别的,它们并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权利。宪法是国家 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和效力等级,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受到国家强制力的保障。

党章只是政党的章程,并没有法律效力,其权利赋予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 党员权利的保障也只能凭借党内的强制力量(如党纪) ,而不受国家强制力的保障。因此,党 员权利并不是党员所享有的超出普通公民权利的特殊权利,而只是党员作为政党组织中的一 员所享有的组织内的权利,与党员在党内所承担的义务相对应。党员权利与公民权利的行使 范围也是不同的。党员权利只能在党内生活中行使,而公民权利是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行使。

比如党员在参加人大系统的选举时,就是在行使公民权利,而不是在行使党员权利。其次, 党员权利与公民权利又是有联系的。由于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员的权利又非同于一般团 体、组织中成员的权利,党员权利的行使经常与国家的公共事务相关,与国家公共权力的运 行关系密切。这样,在许多场合,党员既可以以党员的身份行使党员权利,以可以公民的身 份行使公民权利,而且事实上也很难分清楚他到底是在行使党员权利还是在行使公民权利。

这种情况就是党员权利与公民权利发生了重合。这种现象对党员行使权利并没有什么不利影 响,相反,当权利受到侵犯时,它为党员寻求保护和救济提供了两种选择,即既可以诉诸法 律,也可以向党的组织请求帮助。例如,当党员检举某个领导干部的违法行为时,既可以向 党的组织提出,也可以向司法机关提出,而当他因此遭到打击报复时,同样既可以向党的组 织请求帮助,也可以向司法机关寻求保护。但当党员的人身权利受到侵犯时,则应当诉诸法 律。

三、党员权利的实质 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决定了党员权利是一种极其重要的政治权利,它的行使有时会比普通 公民政治权利的行使产生更为直接的影响和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这种权利是如何产生的 呢?众所周知,我们党是按照列宁主义的建党原则建立的,从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奉行民主集 中制的组织原则,正是这一组织原则及组织制度决定了党员在党内的主体地位以及党员与党 的组织之间的关系,并由此产生了党员的各项民主权利。当然,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和制度 有个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党员在党内的主体地位也有个逐步巩固和加强的过程,因此,党 员的权利也有个逐步发展和扩充的过程。此外,党员权利与公民权利也是相互影响、相互借 鉴、相互促进的,党员权利的发展进程也会受到公民权利发展进程的制约。

为什么我们党以及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会奉行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呢?这与马克思主义 政党以民主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有关, 也与马克思主义对民主的理解有关。

马克思主义认为, 民主的实质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为什么民主必须是人民当家作主呢?这又与马克思主义的唯 物史观有关。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国家的权力和制度都是从人 们的社会实践中产生出来的,人们作为社会实践的主体,才是社会历史的真正创造者,才是 推动社会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因此,人民应当成为国家权力的真正主体。正是基于这种认 识和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马克思主义政党必然以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作为自己在社会主义阶 段的奋斗目标,以实现所有人的自由和全面的发展作为最终的奋斗目标。既然马克思主义政 党把民主写在自己的旗帜上,那么马克思主义政党当然要首先在自己党内推行民主的原则, 确立党员群众在党内的主体地位。而党员权利就是党员的主体地位在党章上的反映,就是党 章对党员的主体地位的确认。

党员在党内的主体地位也决定了党员个人与党的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之间的关系、党的 下级组织与上级组织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委托与受托的关系, 受托人必须向他们的委托人负责, 这也正是列宁的理解。而党员权利在本质上正是反映了这种关系。如党员的选举权实际上解 决的是党内权力的授受关系问题,或者说是党内权力的来源与合法性问题。也就是说,党的 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的权力是由不同范围的党员授予的,党员与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和领 导干部的关系在权力问题上是委托与受托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不容颠倒的。再比如,党员的 监督权是党员选举权的延伸,是民主地监督和民主地收回权力的权利,也就是防止和克服受 托人不终委托人之事的权利,依然反映了党员与党的组织和领导干部、党的下级组织和上级 组织的关系是委托与受托的关系。可见,无论是党员的选举权还是监督权,在逻辑上都是先 于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的权力而存在的权利。由此也说明了党内的权力是来自于党 员的权利,而党员的权利则是基于党员在党内的主体地位而产生的一种根本性的权利,不是 党的组织、更不是各级领导干部对党员的恩赐。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后,党员权利与党的权力的 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这与党的权力不再局限于党内,而开始介入国家政治生活有关。为方 便讨论,我们将党的权力分为党内权力和党的对外权力。党的对外权力是指党对国家的领导 权。这种领导权不是与国家权力相脱离的权力,也不是与国家权力相并列的权力,而是国家 权力的一部分。在我国,国家的权力不是分立的,而是统一的。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 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由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突出作用,其领导地位已 经被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和认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人民又通过宪法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地位予以确认。因此,中国共产党对我国革命和建设的领导权既是历史地形成的,也是我国 人民通过宪法所赋予的。然而,人民并不是将领导权赋予党的某个机关或某个党员,而是将 领导权赋予党的集体,也就是说,党的集体或说全体党员才是人民的受托人。为了行使好人 民赋予的权力,全体党员又需将人民赋予的权力转委托给一部分代表,亦即转委托给党的各 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这样,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手中就有了领导权” ,但这种权力既不是 领导干部自然拥有的,也不是上级领导给予的,而是一定范围的党员群众转委托的,其真正 的来源仍然是人民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党员权利就负载了一部分包括党员自己在内的人 民所委托的权力, 而党员就不仅要赋予和监督党内权力, 还要转委托和监督那部分人民权力。

四、党员权利的限度 任何权利都是有一定范围和界线的。党员权利作为党员参与党内事务的行为标准和尺 度,在指明党员可以做出哪些行为的同时,也指明了党员做出这些行为时所不能逾越的范围 和限度。也就是说,对于党员在一定范围内的行为,党章和党的组织是许可和保障的,而对 于党员超出一定范围和界限的行为, 党章和党的组织不仅不予保障, 而且一般说也是禁止的。

由此可见,所谓党员权利的限制其实是一种必要的限制,它并不是对党员在合理范围内行使 党员权利的行为的限制,而是对超出合理范围或界限外的行为的限制。对党员权利的限制表 明了党员权利所具有的相对性的特点。

从内容上看,对党员权利进行限制,主要是为党员权利设定相应的义务或纪律。如中共 中央 1995 年 7 月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试行) 》第九条第一款和第二款规 定:党员有权在党的会议上参加关于党的政策和理论问题的讨论,可以在党的会议上充分发 表自己的意见。党员有权在党报党刊上参加党的中央和地方组织组织的关于党的政策和理论 问题的讨论。讨论中党员以个人名义投送稿件无须经过其所在党组织审阅或批准。第三款规 定:党员在讨论党的政策和理论问题的过程中,必须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在思想上政治上同 党中央保持一致。这第三款的规定就是对本条所规定的党员权利设定了相应的义务,亦即划 定了行使这一权利的限度和范围。党员享有并可以在适当的场合行使参加讨论权,但并不意 味着党员可以没有限制地发表意见,党员发表意见的自由是在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和在思想上 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前提下的自由。如果一个党员发表的意见违背了党的基本路线,没 有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 那么这个党员就不是在正当和适当地行使自己的权利, 他的行为不仅不会受到党规党法的保护,甚至还会受到党纪的处理。

对权利进行必要的限制,在任何社会制度下,在任何组织中,都是必须的。那种认为世 界上存在不受限制的权利和自由的想法,只不过是一种幻想。任何统治阶级为了维护一定的 利益和正常的秩序,都必然要对权利的行使范围作出一定的限制。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为 了保证党内的团结统一和党组织的强大战斗力,以实现党的纲领和任务,当然要对党员权利 作出一定的限制,以免党员不适当地行使权利或滥用权利,从而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邓小 平曾经严肃指出:

“一个党如果允许它的党员完全按个人的意愿自由发表言论,自由行动,这 个党当然就不可能有统一的意志,不可能有战斗力,党的任务就不可能顺利实现。

”苏共的教 训已经表明,党员的权利如果不受限制,必定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

(本文是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一五”规划项目《党员权利实现与党 内民主建设研究》的阶段成果,项目编号:06BaKD021,项目负责人为北京工业大学艾国副教 授)

党员权利的若干理论问题 暂无相关推荐文档 如要投诉违规内容,请到 百度文库投诉中心 ;如要提出功能问题或意见建议,请 点击此处 进行反馈. 暂无评价 | 0人阅读 | 0次下载 | 举...

catalog":{"show":" 第一章 导论 一、问题由来及研究意义 二、研究现状及文献综述 三、指导理论 四、研究方法 第二章 党员权利的若干理论问题 一、党员权利的概念 二、党...

《党员权利与党内民主》依据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的理论和关于权利的学说,从党员的权利意识、党员权利行使的环境、党内民主的制度建设等三个方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