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生活随笔 > 七千志愿军战俘归国内幕:志愿军叛徒谷中蛟下场

七千志愿军战俘归国内幕:志愿军叛徒谷中蛟下场

来源:生活随笔 时间:2019-04-22 点击: 推荐访问: 内幕 归国 志愿军

  整个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2.2万余人(朝鲜人民军俘虏另计),谈判后期,美军为甩掉包袱,将志愿军1000多名伤病员战俘遣返。其余的战俘,根据朝鲜停战协定和《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规定,经我“中国人民志愿军解释代表团”的争取、志愿军战俘的坚决斗争,约6000人返回祖国,未回祖国的1.4万战俘被挟持到台湾。
  归管会对回归人员的错误结论
  从1953年8月中旬开始,被遣返的志愿军战俘分批乘火车返回祖国。进入中国国境后,沿途的欢迎依然热烈。在祖国的大门口丹东,火车站上人山人海,锣声、鼓声、口号声响成一片。“欢迎志愿军光荣归国”的大标语格外醒目。火车刚停稳,当地党、政、军首长就走进车厢,一边和大家亲切握手,一边说:“同志们,你们受苦了!”“祖国人民欢迎你们归来。”志愿军战俘们一个个感动得哭出声来。
  6000多名归来者是从两条铁路线汇集到昌图的,昌图是辽吉线上的一个县级火车站,在沈阳以北约120公里,位于铁岭与四平之间。归管会主任郭铁在欢迎会上作了热情的讲话。大意是:你们在敌人集中营里长期受到敌人虐待,身体受到很大摧残,现在回来了,首要的任务是好好疗养。周总理已有指示,所有归来人员,一律中灶待遇,全部细粮,每天四菜一汤。近年来的影片也陆续调来给大家看,也算是补课吧。郭铁的讲话博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
  归管会归东北军区领导,执行师一级领导权限,下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尔后,人们渐渐知道,归管会原来就是志愿军总部设在朝鲜碧潼管理美军战俘的“战俘管理处”。但是,当时大家并不在意。祖国人民的浓浓深情、上级的殷切关怀使大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归来之前的自卑感、耻辱感、惭愧感减轻了很多。
  前3个月,归管会主要是给归来者医治伤病,恢复身体。同时,通过学习、报告、电影、报纸使大家熟悉社会主义祖国的建设情况。从11月中旬起,开始政审,整个过程分为动员教育、检查交待、作出结论、安置处理。
  动员学习阶段就很有针对性,在领导动员讲话后,陆续放了电影《钢铁战士》、《赵一曼》、《丹娘》、《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勇敢的人》、《八女投江》等影片。同时,召开了极其隆重的追悼大会,追悼在战俘营坚持斗争、反对刺字、抵制“甄别”牺牲的干部战士。很快,归来者就意识到,进行这些教育,就是要大家用烈士气节来对照自己。
  到了检查交待阶段,每个人都要按照上级布置的“交待提纲”逐条交待。同时,搞了一个“检查交待”的“示范连”,让他们对照《党员八条标准》和《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检查自己,而后把他们的“检查交待”大范围推广。示范连的很多人,纷纷在交待中给自己上纲上线,自己承认“贪生怕死,被俘投降”。最后,没有负伤被俘,被俘时没有反抗、举起手的都成了投降行为。
  尽管这样,1954年2月底做政治结论的时候,归管会没有过分苛责回归人员,“恢复党籍”、“恢复团籍”、“恢复军籍”的占了约80%。
  3月份,党内开展了反对“高饶反党集团”的斗争,这本来是中共高层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很快波及到战俘归管会。
  3月下旬,大军区来人,传达了新的精神,对回归人员的政审要从严、“提高标准”。一夜之间,情况发生巨变。原来的鉴定不算数了,对归来者的处分普遍加重,“恢复军籍”的,大部分改为“承认被俘前军籍”;把党内受轻微处分的,大部分改为“开除党籍”;连以下人员一律复员。原五三九团教导员李明听到归管会给他的结论是“开除党籍,承认被俘前军籍”时,头一下子懵了。他在战俘营里,组织了“共团会”带领大家冒死与美军斗争,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到了5月份,鉴定基本结束,除30多位因伤残住院治疗、后转业外,其他回归人员大部分复员回乡。
  漫漫回乡路
  从1954年5月起,归来者带着满腹惆怅,陆陆续续离开昌图,一批一批的踏上回乡路。
  当初,他们很多人都是戴着大红花、肩负着亲人和祖国的希望、踏着欢送的锣鼓点走上抗美援朝战场的,如今却背着沉重的政治包袱,独自往家走,其沉重心情无法言表。
  四川籍的第五八三团指导员李正华,参加抗美援朝前回过家,被家乡人民寄予厚望,但因为被俘开除了军籍,他实在无法面对乡亲们。火车到成都,他没有与难友们告别一声就失踪了,从此杳无音讯。
  连职干部南阳珍乘坐火车回家乡洛阳,到了终点站,他竟然哭出声。他的痛苦,引起了一同回乡战友的共鸣,也有几个人跟着掉了泪。他背着铺盖,来到灵宝县“转建办公室”,办公室人员看了他的介绍信和证件,又看了他的结论,当看到“在朝鲜战场,右倾保命,缴枪被俘”时,就问他:“你在朝鲜战场被俘过?”他点点头,工作人员问:“你是哪个村的?”南阳珍怕玷污了全村,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明白。
  曾在五次战役中代理指导员的王福海,回乡后自强不息,踏实苦干,当过村长、副乡长,又到县信用社当社长。后来上边来人考核干部,发现了他档案里有被俘记载和“内控”结论,就把他职务免了,让他去搞四清。搞完四清,什么职务也没有了。像这类情况,在回乡的战俘里,可谓比比皆是。昌图归管会的错误决定,害了他们一生。
  尾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党开始了大范围的拨乱反正。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开始了上访和申诉。他们的命运,引起了中共中央高层的注意。当时很多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同志、老首长还健在,他们也到处呼吁,积极争取纠正昌图归管会对归来者所作的错误决定。终于,198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了(80)74号文件,文件指出,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始终心向祖国,在一些坚贞不屈的共产党员、革命干部的组织领导下,同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争取遣返回到祖国”。
  1981年10月15日,解放军总政治部转发了山西省军区《关于志愿军被俘人员复查处理情况的报告》,督促各省、市抓紧落实归来者的复查处理。1981年10月27日,解放军总后勤部财务部发布了《给志愿军被俘人员补发复员费的通知》,从经济上给予归来者以补助。
  当年坚强的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在风烛残年之际,陆续被还以清白。但是,他们给社会留下的,是不尽的思索。
  (据《湘潮》)
  以色列核弹之父密助台湾发展核武
  蒋介石为秘密发展核武,派遣唐君铂将军出席1963年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的“国际原子能总署”年会。唐君铂出席的真正目的,是要和参会的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主席恩斯特·大卫·伯格曼“不期而遇”,邀其秘访台湾,会晤蒋介石。
  1964年春节后,蒋介石发布人事命令:调蒋经国为“国防部”副部长;调唐君铂为“国防部”常务次长。这两项人事安排即为研发核武而作的先期准备。1968年,台湾“新竹计划”正式启动,核心工作是以研制原子弹为首要目标。
  在“新竹计划”启动前一年,蒋介石邀请著名物理学家吴大猷担任“国家安全会议”管辖的“科学发展指导委员会”主席,继而又接任“国家科学委员会”主委。蒋介石把“新竹计划”内部文件交吴大猷审阅,冀望吴大猷贡献智慧。出乎意料,吴大猷强烈反对台湾发展核武。1968年5月间,美国传媒绘声绘色地报道了台湾研制核武的新闻。迫于来自美国的“关切压力”及吴大猷等人极力反对,蒋介石不得不暂将“新竹计划”束诸高阁。
  然而,伯格曼勉力劝说让蒋介石重燃研制核武的强烈企图心,一个代号“桃园计划”的秘密方案在1970年出台。所谓“桃园计划”主要是一项披上“研究用途”外衣的核武计划。实际上,蒋介石是要借这项计划建造一座4万千瓦的重水核反应炉作为研制原子弹之用。
  在蒋介石的最后岁月,不仅研制核武的“桃园计划”重水厂在积极运转,在伯格曼协助下,国防尖端武器制造更是日趋成熟,重要据点遍及全省各地。而在蒋介石、伯格曼相继亡故后,台湾原子弹研制工作遭逢戏剧性变化。有关专家曾估计说,到1987年年底,台湾“只差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制造出原子弹”。不过,1988年1月9日,时任台湾核能研究所副所长的张宪义——美国安插的一名间谍,将台湾研制核武器的内幕和盘托出,导致台湾核武计划最终化为乌有。
  (据《人物汇报》《世界新闻报》)

小草阅读网 https://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