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搞笑文章 > 【父亲的武器】 用自己父亲的牙齿做武器

【父亲的武器】 用自己父亲的牙齿做武器

  从小到大,我觉得父亲就像一架特级战斗机,拥有很多突击的武器。童年,那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缺乏武器的我总是处于劣势,长大后才发现,岁月已经残酷地削弱他的力量。而我已羽翼渐丰。
  父亲永远剪着简单的平头,眼睛永远炯炯有神,很遗憾的是我没有遗传到藏在银色边框眼镜后明亮的大眼睛。父亲的鼻子很挺,深红的嘴唇有点厚大,身材有点矮小,但是总给人一种很强悍的感觉。那些人生最是纯洁的年华里,满满都是父亲的武器教训我的痕迹。
  神奇的五指饼
  五指饼,你们吃过吗?父亲经常做给我吃。所谓的五指饼就是把手指都曲起来,然后,在别人脑门上狠狠地来一下。
  小时候,我和表妹经常吵架,而且每一次吵架都会以打架收尾,至于吵了些什么,也都是很小的事,无非是我多吃了几颗糖,或者你弄坏了我的玩具等等一些小亭(搞笑的是,多年后,在众多姐妹中,我和表妹的感情却是最好的)。
  那一次亲戚聚餐,我们又吵了起来。她把我的叉子拿走了,我不甘示弱,把她的碗都端走。然后,你追我跑的场景出现了,有点混乱。我跑呀跑呀,一个劲儿爽,表妹比我小两岁,跑不过我的。直到我撞上……父亲,走路不带眼确实没好处的,有种恐惧夹杂着风迎面而来。父亲一把夺走我手里的碗,递给哭泣的表妹。他眼睛定定地看着我,像鹰一样锋利的眼光射过来,威严地说:“跟表妹道歉!”
  我昂着头,不理不睬:“我没有错,她先动手的。”
  火又从你的眼睛里冒出来,我内心的恐惧就像一条小蛇一样慢慢吞噬着我的嚣张。
  “你是姐姐,你应该道歉!”他的话,有种威慑的力量。
  但是,倔强的我还是没有低头,“我没错。”
  他抬起手——“砰”的一声,脑袋有点开花的感觉瞬间笼罩了我。我知道了,今天加菜了呢。我想像个男子汉一样,继续保持我的宏伟气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泪滴答滴答往下掉。喊出来的话都带着哭腔,我抽噎着:“不是我先动手的!”一个字,一个字,流淌着委屈。
  母亲走过来,用埋怨的眼神看了看父亲。父亲也把头偏向一边。这个时候我分明看到他平时根根直竖的头发有点软,有点垂下来。母亲抹掉我的眼泪,把我牵走,去吃好吃的东西,但是泪滴在食物上,却没有了味道,我还觉得我没有错。
  很久之后,我也总算明白,什么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他的巴掌简短有力
  巴掌是最为常见的武器之一,几乎是每天一小下,一周一大下。
  印象中最深刻的那一次大概是,你粗鲁地掀开复习资料,一本《绝代双骄》刷地漏了出来。此时此刻,我发现封面的“英雄”有点不知廉耻地在显摆,只得强装着一脸的无所谓。他大吼一声,一把抓着我的手臂。把坐着的我一把揪起来,手臂的骨头发出不太协调的音符。你说。“你很有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疑问句,是反意疑问句。我抬着头,不鸟他,虽然存在那么一点可能是我不敢看他的脸。估计火是先从父亲的眼睛烧起再蔓延到我的手臂,随之遭殃的是我无辜的屁股,但是当火从我的手臂烧起来的时候,他的脸已经火势嚣张了。他定定地看着我,空气就像僵了一样一动也不动,我还是没有看他,但是那火焰让我觉得他那时候的眼神应该和三角恐龙见到四角恐龙的没啥区别。空气越来越闷,他还是不出声,我还是抬着头。终于,我嗅到了战火快要结束的消息,因为……第二把火来了。根据屁股热辣辣的程度,我能推断这一下简短有力,我知道,父亲的巴掌不大,但是纹路清晰。
  这一场战火终于结束了,父亲拿着战利品气纠纠地走出去,尽管嘴巴还是气鼓鼓的。想起老师教我们的写作方法,凤头豹尾,我想父亲还真的是完全深得这要旨,在施展战术这方面还运用的蛮好的。摸着火辣辣的屁股,我想我有点懊恼,又一本没看完的书被押了。
  我也明白一个道理,装出来的胜利者的姿态是没有用的,收复失地才是根本。
  耳朵与泪腺连在一起吗
  父亲还有一招,那招是——扯耳朵。很不想承认,我的耳朵神经怎么连着我的泪腺神经,所以……这招是最容易让我流泪的一招,但是重点是父亲对我的泪免疫。
  42分是一个很出众的数字,尤其是出现在我的物理试卷的时候。忘了告诉大家,我父亲是物理老师。这意味着,好景,不长。
  他坐在沙发上,吼:“你怎么能考那么低分!”好吧,父亲如果学文学的话,估计成绩也不错,你们看,一句疑问句愣是被改装成一句感叹句以表达愤怒。这样也好,省的要我解释为什么会低分。
  “拿卷子来!”
  然后,父亲给我分析题目。我听着有点困,不注意就打了一个哈欠。悲催的事发生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揪着我的耳朵,“你看看,你看看你……”我的耳朵最软,他一揪我就流泪了。我发誓,这绝对不是软弱的表现,不是我的问题,流泪非我所愿。父亲是硬心肠的人,他硬是没有停止,就算是看到我的眼泪。他继续扯着我的耳朵,大吼大叫,“我叫你看题目!”他耳朵泛红,爆出青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火就像是一种多变染料,把他的耳朵染红了,把我的耳朵染青了。他执着地坚持,愤怒地坚持,就算天要塌下来也要继续坚持那样坚持,“相互作用力这道题……”
  牛顿说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确实,不然为什么他每一次惩罚我的时候都会看到他也一副受罪的样子呢?
  是该好好学习了。
  父亲的银丝
  父亲越来越苍老了,偶尔还能看见两条银丝在他鬓间昭示着年轮。父亲的手,慢慢长了斑,已经不如昔日那样看起来强壮有力了。父亲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吼我,企图用他的秘密武器来驯服我。多年以后,不知道他是否明白,能驯服我的不是他的武器,而是他鬓间的银丝。接我回家的路上,坐在他的摩托车后背的时候,鬓间白白的一小片发丝,在风中诉说着过往的一切。父亲的后背也有点驼了,载我的时候也不如以前爱飙车了。看着他那一小拨银丝,心里有点酸酸的,或许这是被我气白的呢。
  父亲的武器过期了吗?久违的五指饼,还像过往那样清脆有韧性吗?屁股很久没有火辣辣的感觉了,偶然之间也会忘了只要一扯我的耳朵我的眼泪就会哗啦涌出来。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长大了,父亲没有必要也没有力气动用武器了。他就像一个铁匠,用他的武器来把我锤炼,就像对他的铁器一样,打,磨。当我快被他磨成形的时候,纷飞的铁屑已经斑驳了他的双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物体的作用是相互的,爱的作用也是相互的。感谢那些年里,父亲对我一心一意的打磨。
  岁月,静好。我们,走吧。
  (编辑 饶晓宇)

小草阅读网 https://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