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小草阅读网 > 热点聚焦 > 富源县保留煤矿名单_富源县地方煤矿煤与瓦斯突出治理分析与探讨

富源县保留煤矿名单_富源县地方煤矿煤与瓦斯突出治理分析与探讨

来源:热点聚焦 时间:2019-05-11 点击: 推荐访问: 富源县 治理 治理中国物价泡沫对策与办法

  摘要:富源县是全国重点产煤县之一,年产原煤超过2000万吨,约占曲靖市煤炭产量的二分之一、云南省煤炭产量的三分之一。煤炭产业是富源县的主要支柱产业,全县国民生产总值的约70%来源于煤炭收入。
  关键词:地方煤矿;煤与瓦斯突出;问题分析;探讨
  中图分类号:X7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引言
  富源县煤炭产业受到全县乃至全市、全省的的高度关注,这有利于促进产业的发展,同时也承受着巨大的安全压力,特别是瓦斯治理的压力。全县地方煤矿共有152对矿井,一半以上属于高、突瓦斯矿井。自2011年初本县3.16较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以来,煤与瓦斯突出灾害防治受到高度重视,加之临近县市随后出现多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特别是师宗县11.10特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的发生,更是给我县煤炭行业敲响了警钟。全县地方煤矿随着开采深度的增加、煤层的增多,治理煤与瓦斯突出灾害刻不容缓。而我县在煤与瓦斯突出灾害治理方面尚在起步阶段。就客观而论,煤与瓦斯突出灾害治理技术在全国范围内早已是成熟的,特别是安徽淮南矿业集团的深井开采,其瓦斯含量高、压力大,已得到有效的治理,经验是可以借鉴的。但我县地方煤矿有其特殊性:一是点多面广,小、散、弱突出,人才缺乏;二是多为小型私营企业,过分追求利益最大化,缺少必要的投入;三是多年在浅部开采,瓦斯含量和压力多在防治煤与瓦斯突出规定的限内,思想上容易麻痹。笔者在本县煤炭行业管理部门从事多年生产技术管理工作,以自已的亲身体会,紧跟形势,对全县地方煤矿煤与瓦斯突出防治工作作出粗浅的分析与探讨,以供参考。
  一、煤与瓦斯突出防治工作存在的问题
  (一)怕戴煤与瓦斯突出矿井的“帽子”。
  2000年7月12日本县竹园镇合乐武煤矿三号井发生一起较大瓦斯突出事故,死亡18人,作为自然事故处理,事后虽列为突出矿井,但未引起高度重视;2005年6月19日本县大河镇核桃冲煤矿发生一起较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死亡3人,事后停产整顿一年多,直到完成煤与瓦斯突出危险性鉴定及防突专项设计、完善相关防突措施后方恢复生产,4对临近矿井参照突出矿井管理;2006年7月29日本县境内白龙山国有控股煤矿发生一起较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死亡11人, 1对临近矿井参照突出矿井管理;2011年3月16日本县黄泥河戛拉煤矿发生一起较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死亡9人,处理方式与核桃冲煤矿相似,临近4对矿井参照突出矿井管理。也就是说,某矿井发生了有一定影响的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才可能列为煤与瓦斯突出矿井,临近矿井才可能被列为按煤与瓦斯突出管理的矿井,真正根据本矿实际情况,自觉鉴定为煤与瓦斯突出矿井的只有墨红镇吉克煤矿(45万吨/年中型矿井),在建设、生产过程中,自觉严格按防突规定进行煤与瓦斯突出危险性鉴定的矿井是非常少见的。事实上,随着开采深度的增加和开采煤层的增多,除上述已发生过煤与瓦斯突出的老厂矿区部分区域、大河片区的部分区域,属于恩洪矿区的竹园、墨红片区大部分区域煤与瓦斯突出危险性更大。当然,出现这一现象是有一定客观原因的,除突出矿井治理成本较大外,受政策上的的冲击更让煤矿业主畏惧:容易被停产整顿,恢复生产困难,即使象吉克煤矿煤与瓦斯突出治理比较到位的矿井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二)煤与瓦斯突出危险性鉴定难度大。
  一是全国有煤与瓦斯突出危险性鉴定资质的单位少,仅两家,需要同时作鉴定工作的矿井非常多,无法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二是煤矿业主缺乏主动性;三是鉴定工作缺乏规范性,鉴定的过程、质量达不到要求。鉴定工作不到位,该认定为双突矿井的得不到认定,管理部门执法缺乏依据,难以有效监管,地方煤矿靠煤矿自觉采取措施防治煤与瓦斯突出,效果是有限的。
  (三)防突措施落实不到位。
  不论是突出矿井还是按突出管理的矿井,多数未编制具体的、全面的防突方案和措施并付诸实施,在落实两个“四位一体”的综合防突措施方面,差距还很大。在区域防突措施方面,主要是开采保护层的,很少采取预抽,缺少预测、效果检验、区域验证三个环节的工作;在局部防突方面,也仅仅是抽、排,且钻孔深度、位置及密度很少符合要求,缺少预测、效果检验两个环节的工作,防护措施不全;在防突人才配备方面,缺乏有理论水平和实践经验的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
  二、调整管理工作思路,促进煤与瓦斯突出防治工作
  (一)既然突出煤层不可能停止开采,基层政府及管理部门就应当采取行之有效的办法,消除煤矿企业的一些思想顾虑,让煤矿企业勇于承当责任,严格按照《防治煤与瓦斯突出规定》进行管理。一是执行国发26号文件的有关规定,对开采突出煤层的矿井给予税收上的支持和鼓励;二是在停产整顿、复产验收等方面应当尊重客观实际,视其瓦斯治理情况而定,不能搞一刀切,让煤矿有不平等的感觉。
  (二)按照《防治煤与瓦斯突出规定》第十一条:矿井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应当立即进行突出危险性鉴定;鉴定未完成前,应当按照突出煤层管理:
  1、煤层有瓦斯动力现象的;
  2、相邻矿井开采的同一煤层发生突出的;
  3、煤层瓦斯压力达到或超过0.74Ma的。
  笔者不怀疑规定的科学性,但它是建立在煤矿企业高度自觉的基础上的,而地方私营煤矿企业有其特殊性,怕戴煤与瓦斯突出矿井的“帽子”,是不自觉的,规定的三类情况是很难向外界暴露出来的,除非本矿或相邻发生有影响的煤与瓦斯突出伤亡事故,即使未遂事故也不可能轻易暴露出来,所以,一般情况下,地方煤矿要按规定的三类情况进行突出危险性鉴定是难以做到的。针对上述特殊情况,煤炭行业管理部门应当调整工作思路,分步骤把鉴定工作做下去,具体办法是:由煤炭行业管理部门主导,委托资质部门,先选定区域进行煤与瓦瓦斯突出危险性评估,凡在该区域内有下列情况之一的矿井应当按突出矿井管理,并积极委托资质部门完成突出危险性鉴定:
  1、开采被评估为有突出危险性煤层的;
  2、开采的煤层距离被评估为有突出危险性煤层较近的。
  对地方小型煤矿而言,其布点较密,开采范围小,在同一区域内,多数相邻矿井在走向或倾向上是连续的,如果进行整合,就是一对矿井,不必过分在意其相互之间的差异。这样,既保证开采可能有突出危险性煤层的矿井按突出矿井进行管理,又解决了难以按规定期限完成鉴定工作的矛盾,正式鉴定工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延期,煤矿企业有压力,也会积极主动去完成鉴定工作,不必以发生有影响的事故来作为参照,便于管理,便于控制煤与瓦斯突出事故的发生。
  (三)解决了双突矿井的鉴定和认定问题,管理部门执法有依据,不需要回避一些问题,煤矿企业也会引起高度重视。要地方煤矿学国营大型矿井做到科研与管理一体化是不可能的,但引进技术、人才、装备是可以做到的。管理部门在监管过程中,应当督促和引导双突矿井认真编制具体的、全面的防突方案和措施,并付诸实施。一是在引进人才的同时,更要强化培训工作,完善防突管理机构,配足配齐防突方面的技术管理人才,为矿井防突工作提供组织上和智力上的支持;二是配齐必要的设备,为矿井防突工作提供物质上的保障;三是严格落实两个“四位一体”的防突措施,不能忽视任何一个环节的工作。
  三、结论
   针对矿井瓦斯治理,国家、省、市各级管理部门下发了不少文件、规定,基层行业管理部门和煤矿企业是应该执行的。但文件和规定不可能全部方方面面的问题,总是会有漏洞的,而且,有的文件和规定要严格执行下来是有困难的。作为基层行业管理部门,只是机械地读文件和规定、下达执法文书是不够的。既然地方煤矿有其特殊性,就要采取特殊办法进行处理,多做一些具体的工作,提高煤矿企业的思想认识,消除煤矿企业的思想顾虑,创造良好的瓦斯治理环境。应当按突出管理的矿井就必须明确定性、强化监管,把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隐患消灭在萌芽中。

小草阅读网 https://www.xiaocaoo.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阅读网 版权所有

Top